疯中愉悦

【MHA/轰爆】选项游戏

 *脑恋梗

*排版已经废了,凑合看吧


1.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中了个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中的。

 

这一天本来是非常平常的一天,天气晴,相泽老师带着A班的同学在室外上着实地救援课。

 

“下面,两两组合,一个救援一个被救,然后交换角色,自由练习。”

 

老师说完,同学们就纷纷默契地交换了眼神确定下搭档。毕竟来到雄英学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人际圈子已经初步形成,一般课上的搭档组合都已经比较固定。


“喂,爆豪!和我一组怎么样?”切岛和爆豪站的位置相隔较远,于是大声向爆豪发出了组队请求。

爆豪看了切岛一样,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然后别过头去。

切岛捂着嘴笑着向爆豪靠近,这大半年的相处让切岛对爆豪的行为模式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刚刚他那样子的反应,虽然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没有说别的什么话的话,就代表他默许了。

 

然而就在这时,爆豪大脑里突然出现一阵剧烈疼痛,虽然疼痛持续了2-3秒很快就消失了,但之后爆豪胜己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选项对话框:

 

【在以下两位中选择一位作为搭档:】

【A.轰焦冻 B绿谷出久】

 

一开始,爆豪还以为是自己是痛到出现了什么奇怪的幻觉,所以没有在意。但当他站立不动等着切岛过来和自己组队时,疼痛毫无征兆地加剧了。



“啊啊啊啊啊啊!!!!!”平时上课、训练受伤和疼痛已经是家常便饭,爆豪胜己以为自己对疼痛的耐受程度算是比较高的,但是现在平时的疼痛和现在的头痛完成不是一个等级的。

 

 【选择时间过长,请尽快选择!】

 

这时爆豪才明白这不是什么幻觉,自己似乎中了好像是叫什么“脑内选项”的新型个性。


 之前新闻曾经报道过一个行为怪异的变态男高中生,自称自己中了“脑内选项”的个性,必须在两个同样羞耻的选项中选择一个完成,不然就会头痛难忍。

 当时很多人表示不相信,认为这是那个变态男高中生为了给自己的怪异行径开脱而编造出来的谎言。然而之后陆续出现了十几例同样的案例,而后敌联盟也声明为此事负责,人们才重视起来,发布了全国通缉令。

但是这通缉令没有罪犯的任何资料,只知道他是敌联盟中的一员,而且罪犯动用个性的方式似乎非常隐秘,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抓到罪犯,受害人数一直不断增加。

不过所幸这个个性只会持续一个月的时间,而且选项内容都是些小打小闹的选项,主要目的只是为了让中个性者感到羞耻,所以除了让受害者有了一个月的羞耻时间外,倒没有造成很大的危害。

 

可恶!!!我才不会被什么羞耻选项控制!!去死吧!!!!

我不选!!!我才不会选这两个混蛋!!!!!

 

爆豪脑子像是被搅碎一样疼痛,他双手握拳咬着牙,目眦尽裂却不肯向这两个人走近一步,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反抗。

 

 选项要是有其他人,例如切岛、上鸣,甚至峰田,爆豪也不至于这么抗拒。


偏偏是这两个人,爆豪胜己最不想选的NO.1和NO.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该死的脑内选项非常恶劣顽固,不达不目的惩罚不会停止,而且会疼痛程度会随着时间不断升级。

 

可恶!!!!爆豪不断敲自己的头!!!停下来!!!!

 

“喂!爆豪你没事吧”切岛看着情况不对三两步上前接住痛得身形不稳的爆豪,非常焦急地问。

"咔酱,你怎么了!!!”绿谷也第一时间冲到爆豪身边。

相泽老师和其他人也立刻围了过来。


轰看着脸色潮红的爆豪,觉得不对劲,脸色太红了。他伸手摸了摸爆豪的额头,好烫!

轰动用个性将手温降低一点贴在爆豪的额头上,一直这么烫实在太危险了,这样应该能让他舒服一点。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爆豪肯定不会这么顺从地让轰摸头,但剧烈的头痛已经让他有些意识不清,他只是觉得有只冰凉的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似乎让疼痛缓解了一点。


他在难耐的头痛中努力撑开眼,看到轰焦冻泾渭分明的脸离自己不到10公分,关切担心的表情一览无遗。


毫无疑问,额头上那只让自己很舒服的手,就是这个半身混蛋的冰蹄子了。

 

可恶!那个半身混蛋!!谁要他帮忙了!!!!

可恶!这该死的脑内选项!!!!!死吧!!!!! 

可恶!!!!!!!!!

 

“……喂!!可!恶!的!半!身!混!蛋!跟我一组!!”爆豪胜己啪地一下挥开轰焦冻的手,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用尽全身力气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恶狠狠地盯着他,感觉完全不像是在说组队请求,反而像是在说什么决斗宣言一样。


反正我是死也不会选废久的!!!!!!


……果然,话音刚落,头痛立刻消失了。


……

不再受头痛折磨的爆豪立刻神清气爽原地弹起,他心情愉快地抬头,结果看到周围一圈异样的目光。


“什么啊?亏我们那么担心,结果你只是在纠结要不要和轰同学一组而已。”丽日御茶子松了一口气,略带责备地说。

“哈哈哈想组就组嘛,对自己诚实点”上鸣不怕死地调侃道。

 

才不是!!!!我是被迫的!!!!!


“怎么啦!!不可以吗!!额?!!!”爆豪一把揪过上鸣,另一只手捏成拳头蠢蠢欲动。


中了脑内选项这么丢人的混蛋个性,死也不要说出来让他们笑话!!!!!

 

看热闹的同学们四处散开开始练习,轰爆两个人被留在了原地。

“爆豪,你想和我一组,我很开心。”轰难得地笑了。

爆豪看着他的笑脸愣住。

之前就觉得这个混蛋比赛放水、恶劣至极,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不爽的气息。

……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那张脸了。哦,还有,虽然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很强。

现在笑起来,脸看起就更可取了。

 

明明只是个放水混蛋,明明就瞧不起人。明明我们一点都不熟。说什么“很开心”呢。

“……别表错情了!我是被迫的!谁会为这种事开心?!一点都不开心!”


2.


爆豪胜己不知道其他中了这个个性的人他们的选项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但明显他的选项有些奇怪。


【在下面两位中选择一位分享便当:】

【A.轰焦冻 B绿谷出久】


“半身混蛋!!吃鸡吃死你吧!!!”爆豪将一块炸鸡块粗暴地塞进轰的嘴里。

“唔,谢谢,爆豪的手艺很好。”


【在下面两位中选择一位一起去厕所:】

【A.轰焦冻 B绿谷出久】


爆豪从教室前面虎视眈眈地盯着教室后面的轰,等到他往外走的时候立马装做毫不在意地跟上去。

“……爆豪,你有什么事吗?”

“上厕所!不可以吗?!!”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跟着我有事呢。”轰明显松了口气,指了指楼梯,“我去小卖部,再见。” 

“!”脑袋开始痛了,于是抓起轰的手蛮横地往厕所拖,“我看你也应该去一下厕所!”


【在下面两位中选择一位邀请他晚上一起做作业:】

【A.轰焦冻 B绿谷出久】

 

……

有完没完!!到底有完没有!!!!

全tm是这两个混蛋!!最不想选的第一位和第二位!!!!

 

“啊啊啊啊啊啊”爆豪狂躁地快要爆炸,一顿疯狂甩头,想要把这该死的选项从脑海里甩出来。

 

然后头痛猛地加剧,比之前的程度又更上了4个层次。爆豪胜己自从知道自己中了个性之后就搜集了很多相关的资料,受害者们总结了很多血的教训,其中第一条就:

 

千万不要抵抗!千万不要抵抗!千万不要抵抗!

每反抗一次,疼痛程度按成倍递增!

 

“……半身混蛋,今天晚上一起做作业吧”

 

刚刚只是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那种似乎要将自己脑袋撕成两半的疼痛实在太可怕了,爆豪摸了摸自己的颈部,全是疼出来的冷汗。

识时务者为俊杰,盲目抵抗是不明智的。从两个可怕选项中选择相对没那么可怕的,才是聪明人的做法。比起最不想选的废久,还是半身混蛋吧。

至少还有脸可以看。



晚上,爆豪胜己宿舍。

轰站在门口,孜孜不倦地维持着一定频率地在敲门。


啊啊啊啊啊啊,后悔了,还是让半身混蛋去死吧!!!!这种小学生一样、一起做作业的蠢事!!!!!

爆豪抓狂地在门口兜圈。

 

而且选项说的是选择一位邀请,邀请完好像选项就满足了,它好像不在乎邀请的内容有没有执行。就算现在爆豪不给轰开门头也没痛。

 

轰还在孜孜不倦地维持着一定频率地在敲门。


最终——

 

“回去吧,混蛋!”爆豪实在受不了这有规律的噪音,还是开了门。

“爆豪,晚上好。我把作业带过来了。”轰似乎完全没有听不懂爆豪在讲什么,他扬了扬手上的作业。 

“……”爆豪凶神恶煞地瞪着轰,用眼神传递着“识相就给我滚”的信息。

“……”轰一脸无辜地看着爆豪,但却很坚持。

“……可恶!!滚进来吧!!!”爆豪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这种人爆豪真的很不擅长应付。

 

轰进来之后好奇地四处张望着爆豪的房间,这是他第一次进入爆豪胜己的私人空间。与他暴躁的个性完全不相符,爆豪胜己的房间意外地整齐、干净。

 

……甚至还体现了很多家庭主妇才知道的生活小智慧。

 

 

“这个金牌……?”雄英体育祭的金牌竟然就被挂在最显眼的地方,轰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爆豪当时不是很生气的吗?

 

“你!还!好!意!思!提!!!”顺着轰的目光看到了那块被自己视为耻辱的金牌,于是就放在最醒目的地方,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打败那个瞧不起人的放水混蛋。当听到罪魁祸首十分随意地提起这件事,火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啊,抱歉。”

 

“你这个!!放水混蛋!!!”爆豪最看不惯轰焦冻这种不走心、令人火大的回答,实在是让人很想揍他。

爆豪向来是个很随心所欲的人,想揍就揍了。他挥起拳头朝着轰的脸部招呼过去。

 

轰敏捷地用手包住迎面而来的拳头,顺势一拉,将人朝着自己拉近。

爆豪被轰猛地一拉有点重心不稳向前扑。

 

“小心——”轰连忙接住爆豪,结结实实地将爆豪抱了个正着。


 

“……好了,放开我混蛋。”很少跟人这么亲密接触的爆豪被轰抱住的瞬间僵了一下,皮肤相触的地方好像一阵电流闪过,瞬间起来一身鸡皮疙瘩。结果回神了发现这混蛋完全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啊,抱歉,只是突然感觉抱着爆豪似乎很舒服的样子。”轰松开了手,但是脸上完全看不出有抱歉的意思。

 

 

 

“!!!!你这个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十字路口又一个一个地出现在爆豪的额头上。说这种话,很好玩吗?

 

轰则是一本满足地欣赏了一会爆豪炸毛的样子。

 

轰是个猫控,家里养了2只主子,爱好是挑逗猫主子看它们炸毛的样子。自从发现爆豪炸毛的时候很像家里的金渐层后,轰的爱好就渐渐转移到逗爆豪上。

 

“爆豪,抱歉。”轰突然正色道,“雄英体育祭的事情,真的抱歉。” 

他转过身用指尖轻轻摩挲着金牌上爆豪胜己的名字,眼神柔和下来。

 

“那时我真的很混乱,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结果只是自己和自己较劲而已。”他转回来直视爆豪的眼睛,认真地说,“其实我也很想和你堂堂正正地比一场的。”

 

 爆豪死死地盯着轰的眼睛,似乎想看一下那双异色瞳里到底有几分真实。

 

“……你以为你说这种话我就会放过你吗?”他移开了视线,闷闷地说,“当时你被废久逼出了全力,而我却没有,难道我比不上废久吗?”

 

“……”轰一时沉默下来。

 

“我从来没有觉得你不如绿谷。可能是我当时被他的话触动了,也可能是对他的个性类型有点敏感吧。”然后看了一眼明显还在生气的爆豪,“其实和绿谷之后的比赛无论对上谁我都没办法使出全力,因为那个时候我整个人心思都不在比赛,所以输了是我自己的原因。”

 

爆豪的表情好转了一点,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多云。

 

“……如果顺序调换,先和你对决,我相信你也一定可以让我使出全力的,然后我也同样会陷入动摇,之后再和绿谷比肯定也是同样不在状态。”

 

这下爆豪总算阴转晴了。

 

“混蛋!你说什么呢!如果先和我对决你怎么可能还会对上绿谷呢?赢的一定是我!”爆豪胜己自信满满地说。

 

淡金色的头发和火红色的眼睛在灯光的晕染下,像跳动的火焰,张扬、生动、活力、熠熠生辉。

 

轰看得有些沉醉。

 

也许我憧憬的,正是那份纯粹的明亮吧,那是经历了黑暗的童年的我,最不可能出现的东西。

 

 

 

“啊,那下次就好好比一场吧。”

 

 

 

3.

 

之后的选项还是一如既往地安定,但好像略有升级。


【在下面两位中选择一位牵手】

【A.轰焦冻 B绿谷出久】

 

“喂半身混蛋,把你的手伸出来。”

轰闻言乖乖地把手伸出来,

“怎么了?”

爆豪迅速地拍了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

 

“没事了。”

 

“真的没事?你最近不太对劲?”轰眼疾手快地拉住爆豪的手,略带担忧地说。

“烦死了,我就是想牵一下手不行吗?!”被轰察觉出不对劲的爆豪有些慌乱,情急之下不经大脑胡乱说了些什么。

 

听到爆豪这句话,轰明显愣住,尔后露出冬冰融化后的温暖笑容。

这几天来,轰觉得自己笑的次数比平时多了很多。

不管是什么原因,能和爆豪这样相处,轰都是满怀感激的。

 

“当然可以,不过”轰调整了一下手的姿势,“牵手应该是这样牵的才对。”

 

“……哼!”

 

……因为,我喜欢你啊。

 

4.

 

【在下面两位中选择一位共进晚餐:】

【A.轰焦冻 B绿谷出久】


爆豪一直都是选的A选项,可是对于这次选项却有些动摇。今天他准备回家,老妈在得知废久那个家伙和自己一个班后就一直吵着要好久没见要请他回家吃饭。而且轰那家伙今晚似乎也有什么事的样子。


“……废久,我妈今晚想请你到我家吃饭。”

 

“!!!!!!咔酱!!居然请我回家吃饭?!”绿谷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感动得泪流满面。

 

“喂!!别会错意了!!是我妈请你!!!不是我!!!!!!”爆豪一脸嫌弃地看着绿谷,但眼里却没有任何真正的嫌弃。

 

自从那天晚上和轰焦冻把雄英体育祭的事情说清楚后,爆豪感觉自己对绿谷的不甘也消退了一些,反正都是要被自己打败的对象,没必要特别在意。

 


而轰看着这幼驯染冰释前嫌的温馨场面,脸隐没在刘海垂下的阴影中。他用力握紧手里的书包,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连身旁的八百万向他说再见也没有反应。

 

轰觉得爆豪最近很不对劲,主动和自己接触突然变得很多,但他的样子明显是不情愿的,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上网查了大量资料以及发帖求助后,他将可能性缩小到了两个。

 

一是可能爆豪真的喜欢自己,但他本人的性格比较别扭,所以一边摆出嫌弃的样子一边又不由自主地接近自己。

虽然轰焦冻无比希望是这个原因,但理智告诉他,下面那个才是真正的,特别是在刚刚之后,他更确信了。

 

 

二是可能他中了“脑内选项”个性。

 

轰虽然也听说过“脑内选项”这件事,但一开始他并没有把“脑内选项”和爆豪的怪异举动联系在一起。

 

只是当他在论坛上发了个帖子求助之后,有一个回复提到了“脑内选项”的可能,于是他查了很多脑内选项的案例资料,便发现爆豪的表现和案例资料很像。

 

一开始剧烈头痛,体温上升,头部升温尤其明显,然后做了一件异于平常、本人非常抵触的事情,然后瞬间恢复。之后持续做着以前不会做的事情。

 

轰甚至可以推测出爆豪的选项是什么,因为根据案例资料,选项都是这种模式:在下面两个“对象”中选择一个完成“某件事”。毫无疑问,自己是选项之一。


如果爆豪真的中了“脑内选项”,虽然非常不情愿但却一直选择了自己,那只能说明另一个选项是他更抵触、更不会选的。


如果了解爆豪的人,应该很容易就猜出来了。

 

那就是绿谷出久。

 

而今天爆豪的表现,也证实了这一点,绿谷出久果然是另一个选项,他果然是中了“脑内选项”。


原来这几天爆豪对自己的态度转变,不是因为喜欢自己,恰恰相反,这是非常讨厌、讨厌到成为选项之一的表现。

  

轰自嘲地笑了笑。

实在是太失败了,居然让喜欢的人这么讨厌自己。

 

啊,甚至有些嫉妒绿谷了呢,虽然是爆豪最讨厌的人,但能够让爆豪宁愿一直选自己都不愿选他,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在意吧,在意到扭曲的地步。

 

5.

自从爆豪选择了B选项和绿谷出久一起回家吃了晚饭后,脑内选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爆豪觉得很奇怪,因为一般来说这个个性持续时间会是1个月,现在才过了不到两个星期,难道说个性提前消失了吗?

 

一开始爆豪觉得非常开心,终于不用再受脑内选项的折磨了,终于不用被逼着选那些该死的选项。

 

只是后来,他觉得有些失落。

 

最近这一周因为脑内选项的缘故,爆豪和轰焦冻的相处时间非常多。虽然是被迫选择轰焦冻一起行动,但意外地,他们相处得还算融洽。那家伙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对手,在各个方面和自己都有合拍的地方。


而且自从说开了雄英体育祭的事情之后,抛开那件事来看,爆豪也觉得轰那家伙其实是个还算不错的混蛋。

 

但是他们的接触都是建立在脑内选项之上的,没有了脑内选项,爆豪便没有了和轰接触的必要,也没有了理由。

 

嘛……反正那个半身混蛋肯定会来找我,他主动找的话,就姑且理一下他吧。

 


自从第一天爆豪塞了轰一嘴炸鸡、邀请他一起写作业之后,轰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天天都来找爆豪一起吃饭、做作业等等,据A班匿名人士爆料说

 “吼吼~~那两位现在已经几乎是形影不离了呢。”

 

但是那天之后,轰就再也没有找过爆豪,甚至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在偶尔对上视线后也立马移开。


他们不再一起行动了。


 

爆豪一开始是等得着急,

“怎么那家伙还不来找我?”

 

然后就是赌气,

“哼,谁稀罕,原来那混蛋也不愿意和我一起。我死也不会主动去找他的!!!!!!”

 

慢慢地就有些心慌,

“难道,真的就是讨厌我了吗?”

 

“喂喂,你那个galgame玩出HE了吗?”

“诶,别提了,看了攻略才玩的,结果有一个选项选错就BE了,幸好我存档了。”


心烦意乱的爆豪无意中听到了这么一段对话。 

……一个选项选错就be?存档?

 


爆豪猛地想起那唯一一次没有选轰焦冻,好像就是自从那天之后,脑内选项就不再出现了,而轰也是那天之后再也没有找过自己了。


难道就是因为选错了,所以BE,所以脑内选项就结束了?

 

来不及细想自己和轰其实还不是HE、BE的恋爱关系,爆豪马上就开始想补救措施。


读档再来一次,再选一次,是不是就会有HE出现?

  

于是, 

“喂,半身混蛋,”放学后爆豪冲到轰的座位旁,本来想一鼓作气地把邀请说出口,可是在对上轰没有温度、没有波澜的眼睛时,突然有些胆怯。


这样的轰,不是平时的那个还不错的混蛋,太陌生了。


爆豪握紧拳头,仿佛这样就能给自己添点勇气,他别过头不看轰的眼睛。


“喂,今晚一起吃饭……”

没事的,再选一次的话,那个混蛋就会回来了……


轰愣住了,非常诧异地看着面前耳根泛红的爆豪。


难道又是“脑内选项”吗?可是不对啊,现在距离救援课那天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就算个性消失时间可能会有1、2天的误差,但是绝对不会差一个月。


而且,爆豪……似乎也不是不情愿的样子?


轰猛地意识到一件事,人是会变的。

即使一开始是很讨厌,但是相处过后,也可能会有所改观。

其实仔细想想,除了前几天爆豪表现的比较不情愿之外,之后他就好像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了

 

“……不愿意就算了。”别过头没有看轰焦冻的爆豪忐忑不安地等着他的回复,结果却迟迟没有听到回答,心里一沉,难道没有办法挽回了吗?


失落、羞耻上涌到头,爆豪瞬间想要躲得远远的。

 

“我愿意!!”眼看爆豪将要逃走,情急之下轰慌忙抓住爆豪的手,大声地说出了他的回答。

 

周围还没有离开的同学被轰突然的大音量吓了一跳,纷纷侧目。

 

视线中心的两个人被看得脸上发烫。

 

“……先离开吧。”轰拉起爆豪的手,小声地说“三,二,一——跑!”

 

说完就拉着爆豪跑了。

 

“喂!!!给我等等!”

 

 

夕阳西斜,两个人拉长的身影部分交叠在一起,成了一副美丽的剪影。

他们随着风奔跑,之前的失落、沮丧、心慌,全被抛在了风里。

 


6.

 

果然就像猜想的一样,重新读档之后,脑内选项又再次出现了。

 

【在下面两位中选择一位对他进行告白:】

【A.轰焦冻 B绿谷出久】

 


爆豪看着这个脑内选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轻轻地笑了。 

就算没有这个选项,我也是打算和那个混蛋告白的。

  

“喂,混蛋。”


“什么事?”

 

“我喜欢你。”

 

轰动作一滞,然后猛地捧起爆豪的脸将他压在走廊边的墙上,用力亲下去。

 

 【在下面两位中选择一位和他接吻】

【已提前完成】

 


“哇哇哇哇!!!!!!”

 

“好!!!!干得漂亮!!!!!”

 

路过的同学突然被突如其来的究极闪光弹闪瞎了狗眼,起哄声、口哨声、欢呼声络绎不绝。

 

轰焦冻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爆豪在接吻时的表情,于是动用个性建了一道冰墙将两人团团围住。

 

“喂喂,太不厚道了吧!!”

“我要看亲亲!!!!!”

 

7.

 

【请选择一个人作为一生的爱人填入一下横线中 】

       

 

爆豪胜己看着躺在身边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抱着自己熟睡的轰焦冻,一向表情凶恶的脸难得柔和地摸了摸轰焦冻的脸。


然后在横线上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下了

 

轰焦冻

 

 

 

8.

  

“近日,东京出现了新型个性,称为‘恋爱选项’,这个个性和“脑内选项“有些相似,中了个性的人脑内会出现galgame选项,之后便按照galgame游戏的方式一步一步正确地攻略自己内心喜欢的人。”

 

“该个性拥有者声称有一位自称为耻辱涂的敌联盟在半年前挟持了他,并逼他对某个高中生下了个性。”

 

“现在该个性拥有者已被东京樱花婚姻介绍所斥重金收入麾下。”

 


END


评论(28)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