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MHA/轰爆】同病相怜 1

*原作毕业后,职英背景

*情敌变情人?

*先婚后爱?

*前期有货真价实的对绿谷的单箭头出没

*非常雷轰出和出胜出,但原作确实两人都有对绿谷的箭头,所以我要亲手掰断

*管不住挖坑的手


1.


夜深了,灯红酒绿的酒吧街正是热闹的时候。


来来往往的公司职员掺着烂醉得不省人事的同伴在道上摇摇晃晃,隔远遇见,刺鼻的酒精味便扑面而来。路旁还躺倒了好几个不省人事的醉汉,炫目的灯光映在他们脸上,有种醉生梦死的虚幻感。


轰焦冻在这条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冷清的他显得与这条街格格不入。


从小家教森严,平时若非事务所的同事们相邀,否则轰焦冻很少踏足这种地方。


然而今天,轰焦冻却很想寻一处可以喝到烂醉的地方,将自己压抑多年的情感宣泄出来。


他来到一所pub门口,烟雾缭绕的店内环境、纷乱闪烁的聚光灯、嘈杂的重金属乐无一不让他却步。于是便抬脚拐进旁边幽暗的小巷。


今天是意中人的婚礼,但新郎却不是自己。这么说也有些奇怪,因为喜欢的那个人恰恰就是新郎本人,绿谷出久,而另一位新人则是他从高中开始恋爱长跑的对象,丽日御茶子。


身为两位新人的昔日同窗,而且表面上还维持与他们十分亲密的友情,轰焦冻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缺席他们的婚礼,因此即使心在滴血,却只能咬着牙扯出祝福的笑容坚持了一整天。


喜欢绿谷出久大概是从高中开始的,在那次雄英体育祭上,绿谷的信念和实力之强大让轰十分震动,而一针见血地便解开自己心结又让自己惊异不已


看似弱小,却蕴涵无穷力量的身躯让轰焦冻渐渐沉迷,等到发现之时,竟是不知不觉将一颗心都陷落其中。


然而这却是十年痛苦的开端。


这份真心在错误的时间,付给了错误的人。彼时的绿谷出久已经与丽日御茶子两情相悦,开始了高中生青涩甜蜜的恋情。


轰焦冻绝不可能做出破坏别人感情的事情,但喜欢的心情并不能像切果核去瓜蒂一样干脆利落的割舍,只能默默恪守朋友的身份站在他们身后,卑劣地妄想有一天,若他们感情破裂,伺机潜伏多年的黄雀可以趁虚而入。


这一等,就是十年。

在最近的地方,看着他们从青涩的高中生到成熟稳重独当一面的职业英雄,从甜蜜热恋到细水长流,从高中课室走到婚礼教堂。


轰焦冻麻木地目睹了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的所有晶莹剔透的甜蜜日常,毫无知觉地吞下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渣,任由心被刺穿千百次,原本是想,也许太痛了,就会放弃。


但感情比他所想象的要顽固,尽管心已经千疮百孔,但对绿谷出久的感情却依然没有消减反而与日俱增。


轰焦冻今天在婚礼上喝了不少红酒,街上徘徊了一段时间后,酒意也已经有点上头,但还远远不够,这半分微醺还不能忽略心中传来的阵阵痛楚。因此,轰才决定肆意一晚,不醉不休。



经过拐角,一间环境清幽的小酒馆映入眼帘,绿色的花体字LED招牌“The Green Day”在一整墙的常春藤摇曳的枝叶中若隐若现。白色漆木的门框和窗框与生机勃勃的绿意相得益彰,更显清雅。


那一抹绿色,像极了映在心底的那双眼眸。


轰焦冻抬脚进入了这家小酒馆。




酒馆内静静流淌的萨克斯乐让人十分放松,茉莉和绿茶的香薰很沁人心脾,但轰焦冻无瑕享受这些,他一杯接一杯地将威士忌往胃里倒,仿佛对着辛辣的刺激毫无知觉,就像在喝水一样。


倘若只是绿谷结婚这一事,轰焦冻还不至于如此烦心。


毕竟虽然多年爱恋,但他在多年等待中渐渐明白绿谷和丽日两人感情深厚,他们之间容不下任何插足的空隙。对于绿谷与丽日结婚一事,他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只不过早晚的问题而已。


而对绿谷的心情,虽然还是爱慕之情,但已经从“要得到他”渐渐转变成“看着他幸福”。


目前更令人忧心的是轰焦冻母亲的身体。久病卧床多年的破败身躯似乎已经不堪重负,岌岌可危,每次去探病,轰焦冻都能清晰地看见生命力从母亲的体内加速流逝。


而上周去医院,医生则是明确地告知了家属,病人目前只剩下最后半年的时光,叮嘱如果病人还有什么未尽的心愿,赶紧帮她完成,避免留下遗憾。


听到这个噩耗,轰家两位顶天立地的职业英雄几乎同时失去全身力气瘫坐在椅子上。


很长一段死寂之后,轰炎司疲惫又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响起,“走吧,去看看你母亲”


然后起身走到门口,握上把手之后却迟迟没有继续动作,又是很长的一段沉默,


“焦冻,你知道的。”


轰焦冻知道父亲指的是什么。


在两三年前,母亲似乎对自己身体的状况有所察觉,便开始横敲侧击地关心起轰焦冻的婚姻大事来,常常惋惜地笑着说,“可能赶不上焦冻孩子出生了呢,但至少会努力坚持到见到焦冻的妻子。”


大概是想要弥补母亲多年来受的伤害,父亲对完成母亲的这个心愿非常上心,从那时起就开始不断给自己物色相亲对象。


虽然很想完成母亲的心愿,但轰却拒绝了父亲的全部相亲安排。也许是觉得一旦自己结婚,那么就完全失去了和绿谷出久在一起的可能,虽然轰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许是虽然近几年与父亲的关系有所缓和,但轰还是不情愿接受父亲的摆布。


现在,绿谷已经结婚了,母亲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了,理智告诉他应该要试着接受父亲的相亲安排。苦闷狂躁充斥着轰焦冻的内心,只能靠着这一杯杯的烈酒麻痹自己。


至少在这一晚,轰焦冻不想考虑这些事情。


醉意越来越浓,恍惚间,酒馆的大门被来者推开,带入一阵清凉的夜风,吹响了门边的木质风铃。


“呦,半身混蛋,你怎么在这里。”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不管是声音、还是那略带嘲讽的语气,都非常熟悉。


来者是轰焦冻的同班同学,绿谷出久的幼驯染,目前人气极旺的职业英雄爆心地,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自然地在轰焦冻对面坐下,伸手夺走轰焦冻正要往嘴里送的酒杯,一口气将杯中酒倒入嘴里,灌酒的方式与轰焦冻如出一辙。


甚至连脸上的苦闷失落也如出一辙。


同病相怜。


很早很早以前,轰焦冻就知道爆豪胜己是和自己一样的可怜人。虽然爆豪胜己在高中前极度讨厌绿谷出久,但极度讨厌也意味着极度的在意。后来两人关系缓和,爆豪胜己自称勉为其难地和绿谷出久重新做回朋友,但轰焦冻明显看见爆豪和绿谷在一起时根本没有任何不愿。


后来爆豪看向绿谷的眼神就变了。


因为轰也经常注视着绿谷和丽日,所以偶尔会不经意关注到爆豪的视线。爆豪的目光总是流连在绿谷、丽日身上,眼神带着淡淡的羡慕和失落。


大概是同类之间会有相互感应,爆豪似乎知道了自己对绿谷的心情,偶尔他的目光也会落到自己身上。有时和自己眼神对上了,彼此间便建立起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按理说,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两人身为情敌应该是互相看不顺眼,但可能是早早就双双出局,两人之间没有任何敌视的意味,轰反而对爆豪隐隐中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现在,轰焦冻静静地看着爆豪胜己毫不客气地将酒瓶全都揽到自己面前,一杯接一杯地灌,突然苦闷的心情的减少了一大半。


在和自己有着同样心情的人面前,平日的伪装可以全部卸下,看着爆豪胜己发泄,似乎自己那些宣泄不出、压抑在心底的浊气也随之抒发。


竟然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于是,也许是酒精上头,也许是夜风醉人,轰焦冻不知怎么的地,突然开口对着爆豪说了一句不可思议的话。


“跟我结婚吧,爆豪。”



tbc.


评论(12)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