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Free !/宗凛】恋爱时差(前篇)

*520把宗凛放出来溜溜

*前篇是宗介视角,时间线从小学到二期前

*后篇是凛视角,时间线是剧场版后(应该会和三期设定差别很大,所以立flag,一定要在三期开播前放出!!!!)

 

1.

 

你会选择什么样的朋友?与自己性格相似的还是互补的?

 

山崎宗介望着对面匆匆忙忙赶功课急得满头是汗的松冈凛,托着腮思考着这个问题,却觉得这种问题其实没有答案。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本身就是一种很奇妙的缘分,即使长在同一棵树上的两朵花都不一定能彼此遇见,何况茫茫人海中的两个人。

能成为朋友就更是缘分。

 

再者作为朋友来说,其实很难说他们到底是相似还是互补。

他们很相似,喜欢同一种零食,喜欢同一部动漫,同样喜欢下铺,最重要的是,同样热爱游泳。

 

然而他们也有很多地方完全不同。

松冈凛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浪漫主义,感情丰富的爱哭鬼,受父亲的影响,他以同伴的情谊作为支撑自己游泳动力。

而山崎宗介却是个现实主义者,信奉实力之上,只有壮大自己的实力,成为强者,才能靠近梦想,同伴什么的,只不过是不成熟的小鬼们无聊的过家家或者是软弱者之间互相抱团取暖的借口罢了。

因为这一点他们已经吵过无数次架了。

 

“只要我们想要一起游泳的决心不变,我们的接力总有一天会成为最好的队伍的!”

“....才不是吧,四个游得最快的人组成的队伍才是最强的,实力才是决定因素,你看这次奥运会美国队的鲨鱼和普斯不是预赛的时候在场下斗殴吗,结果接力还不是他们拿了冠军..”

“....才、才不是..”还没说完,松冈凛的眼眶就红了,绛红的眼睛水雾弥漫。

山崎宗介实在不明白为了这种事有什么好哭的,同样,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看到松冈凛哭就失去了所有的办法。

他愣愣地看着雾气在那双漂亮的眼睛凝结成一颗晶莹的水珠,像是文艺电影的慢镜头特写,一瞬间世界好像沉寂下来,只有自己的心跳带着意味不明的尾音从胸口规律传来,在空荡的脑海里回响。

等他回过神来,眼前的人已经水漫金山,哭得连鼻子都红通通的。

宗介不做声色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喂喂,凛,别哭啊”

结果哭得更大声。

“....好了,凛,我错了,别哭了啊”

 

又是同样的结局。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分歧,山崎宗介都是最终让步的那个,似乎在与松冈凛的相处中,他注定无法占据主导地位。

就好像每一次诡异的猜拳结果一样,山崎宗介总会是输的那一个。

 

靠着这诡异的平衡,宗介和凛的朋友关系得以一直维持下来。

不过宗介让着凛不代表宗介认同凛,这种观念上的分歧一直无法消弭,表面平和的队友关系实际上暗藏危机。

如同二月湖面的一层薄冰,只需一个契机就会迎来破裂。

 

2.

双臂奋力地拨开阻挡在前面的水波,即使在水中,山崎宗介也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

双手极力向前伸展,终于在下一刻触碰到冰冷的池壁。

下意识地抬头看,正好看见松冈凛从自己头顶越过,以一种优雅完美的姿态,披着场馆内的明亮的白光,仿佛长出了一对纯白的羽翼。

他泳镜后的眼睛熠熠生辉。

像一只优雅美丽的白天鹅。

再一次的,世界沉寂下来,只有越来越清晰的心跳声在不断地回响、变大。

 

只有胜利才配得上这样的松冈凛,然而结果却是凛用着略带遗憾、却强装欢快的语气说着安慰的话。

“嘛,虽然不甘心,但是对一个新组建的队伍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按照实力来说,佐野小学应该是毫无悬念的第一,山崎宗介和松冈凛包揽了自由泳和蝶泳的一二名,其他的两位在各自的单项也是名列前茅。

如果山崎宗介没有严重失误的话,这块金牌必定是囊中之物。

一开始他只是交接时起跳慢了一拍,然后转身蹬池壁时用力不均,使不上力,潜泳距离远远短于平时,一下子就跟别人落下一大截。

山崎宗介日后或许会成长成沉稳高冷的经验选手,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个十岁的小毛头,接连的失误直接使他在比赛中崩溃,乱了划水的节奏,只能以极其僵硬的姿势勉强游到了岸。

单项100米和200米蝶泳冠军山崎宗介,游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最低成绩。

 

人在自己有过错的时候总想逃避责任,但其实在你想为你的过错承担起责任时却也不能时时如愿

失误的只有山崎宗介,但是输的却是接力队的所有人。

听着松冈凛用着小心翼翼地语气说着鼓励的话,看着其他人明明很失落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山崎宗介觉得自己内疚得要狂躁起来了。

 

这种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负全责的感觉让游泳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有趣,畅游水中的鱼儿有一天发现这淤紫的池水竟也能让自己窒息。

 

越是这样想,心情就越是焦躁,山崎宗介明明知道自己是因为过度沮丧才走了极端,却丝毫不能阻止那些差劲过分的话脱口而出。

 

“我还是不游接力了,太无聊。”

 

等到被松冈凛气冲冲地揪紧脖子上的泳镜,山崎宗介才反应过来,今天最没有资格闹别扭的人却任性地当众发脾气,这样的自己真是太难看了。

 

 

被拉开后,山崎宗介和松冈凛默契地保持着距离一前一后地回到更衣室,又默契地在同一条长凳的两头坐下,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同时也给时间对方整理思绪。

 

“凛,我想我还是不要游接力了,我想为自己而游。”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强大到能把队友扛在肩上游的地步,也不想让队友背负自己。

 

说完山崎就径直走了出去,不敢看被自己留在黑暗中的松冈凛脸上的表情。

 

3.

 

然后两人开始全面冷战。

 

宗介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害队伍输掉接力又乱发脾气的人,于是在隔天就找教练和队友一个一个地道歉,唯独在面对最亲近的凛的时候莫名地有种逞强和心虚的感觉,反而无法坦率地把道歉的话说出口。

 

又过了好几天,凛还是没有和好的意思,宗介也不愿低头,只是和别的朋友在一起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和凛一起的快乐和舒畅。

“......陪他游游不行吗?”贵澄在单杠上翻滚着,看似漫不经心却给出了一个最实际的解决办法。

“我们才不是那种关系,我才不会为他做什么。”

“也是,你们是对手嘛”

 

对啊,对于山崎宗介和松冈凛来说,对手才是定义他们之间关系的最好词语,虽然同在一个队伍,竞争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小到争夺雪糕可乐,大到游泳池内的你追我赶,默契地在任何事情上都互不相让,互相追逐,并且在这个竞争的过程中快速成长,这不就是对手间才有的羁绊吗?

找准他们之间的定位之后的宗介脸色瞬间明朗起来,像是终于把压在心头的大石卸下,连带着把那些奇怪的心跳失常和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也一同丢在了那个夕阳下的单杠旁。

 

之后的日子山崎宗介有些记不清了,大概就是自己道歉,然后和好,然后像往常一样打打闹闹,除了山崎宗介不再游接力,除了山崎宗介愈发拼命地练习游泳,那场比赛的失利好像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两人在海边互相追逐的身影,带着笑意的湖绿色瞳孔中清晰的紫红色,都随着时光渐渐斑驳,模糊混沌。

那段迎着夕阳顺着风奔跑的日子,快乐得像一首歌谣。

 

4.

 

然而歌谣也会有曲终人散的一天,而且来的时候让人猝不及防。

 

“我找到一起游接力的伙伴了!”松冈凛一脸雀跃地告诉宗介这个好消息。

那一首欢快悠扬的小步舞曲被突然按下结束键,宗介脑海里只剩下空白的死寂。

理智告诉宗介,作为朋友和对手,应该要为凛感到高兴,应该说一句恭喜,然而最终宗介只在喉咙间挤出了含糊的声音。

 “哦....”。

 

5.

 

凛转走了。

宗介看着那张空荡荡的桌子,心里闪现了很多复杂酸涩的思绪。

不是接力队就不行吗?即使每天都陪在你身边是我,却还是为了接力毫不犹豫地离开......

接力,就那么重要吗?

 

6.

 

很快时光就走到了小学时期的末尾,最后一次县大会如期而至。

在这次县大会上,宗介久违地见到了凛。其实平时他们之间的电话联络还是很多,只是因为佐野小学和岩鸢小学都是全封闭管理,即使有难得的休假,宗介和凛两人不是在游泳池,就是在去游泳池的路上,偏偏两人的游泳俱乐部又不是同一个,所以才一直都见不到面。

比赛按往常一样,先单项再接力。在前几天的比赛中,由于没有接力任务,宗介的单项任务就比较重了,他参加了蝶泳100米,200米,自由泳100米,200米,以及200米混合泳。宗介在游泳方面的天赋非常高,虽然专项是蝶泳,但他其余三项泳姿也非常厉害,都有夺牌的实力。

蝶泳依然是宗介和凛的天下,不过宗介略胜一筹,获得了两项冠军,凛收获两块银牌,显得很不甘心。

“宗介,好不甘心,竟然又输给你了……”说着说着,眼泪又往下掉。

“喂喂,别哭啊,下一次再比不就行了。”

混合泳宗介则是毫无敌手,压倒性的获得了第一。

 

自由泳的成绩则是差强人意,仅仅获得了两项第三。

输给凛是意料之中,自由泳一向凛都比自己好,但没有想到还有另外一个家伙能赢自己。

100米时,这家伙在宗介旁边泳道游,并且赢了凛获得了第一。由于在他旁边游,宗介惊讶地发现,那家伙在水里的动作简直是太舒展太自在了,就像一条鱼,水好像完全没有对他起任何阻碍作用。

 

可怕的天赋。

那家伙好像也是岩鸢的,叫什么来着?七濑..遥吧?

 

一天后的接力赛让山崎宗介确认了那位少年的身份,他是凛找到的一起游接力的伙伴之一。客观来说,的确是很可靠的同伴。

随后的颁奖仪式上,宗介看到了凛亲密地拥着那位七濑遥,扬起极其灿烂的笑容,满足得好像获得了全世界。

那是山崎宗介在和松冈凛一起的12年间,都从未见过的景色。

突然间,山崎宗介觉得自己的心破了个大洞,即使他在这次大会上获得了最多的金牌,也没有办法把这空洞填满。周围络绎有人过来祝贺宗介出色的成绩,然而这微笑的面容和温暖的祝福都似乎隔着一层雾气,看得不太真切,而那份温暖也无法传递到宗介身上。

比赛完之后,身上缠绕着的潮意似乎一直挥之不去,甚至还渗入身体深处,濡湿了心灵。

 

那场县大会后,宗介开始审视自己和凛的关系,原本以为自己想要和凛作一辈子的对手,所以凛说要转学的时候,才没有挽留。

但自己一定是弄错了什么,否则不会因为凛找到了同伴就难过,也不会有这么强烈的被放弃感,仔细想想,凛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会那么难过。

那是什么呢?

宗介确信自己关于游泳的观点没有任何动摇,无论做什么事,增强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竞争残酷的竞技运动中,更不能大意松懈,应该依靠的只有自己。同伴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如果要依靠同伴才有动力前进,那就太软弱了。

 

山崎宗介不需要同伴,但想要凛陪在身边,凛只会在在同伴身边,但山崎宗介又不需要同伴。

问题环环相扣,最终却形成了个死循环。

思绪乱得像一团毛线,缠缠绕绕,找不到出口。

 

7.

 

凛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开了宗介的死循环。

为了成为更高水准的游泳运动员,凛出国了,去了澳大利亚。

他轻松一跳,跳出了问题的漩涡,让整个问题都失去了探究的意义。

反正人都不在身边了,想当凛的同伴还是对手,又有什么差别,都不可能实现了。

不,严格说起来,当对手还是有希望实现的,虽然在不同地方努力,但最后双方都站到最高的世界舞台的时候,自然就能相见。

那,还是对手吧。

 

“凛,再见了,我们一定要一起努力,争取在最高的舞台相见!”

“好,一言为定!”

两只小小的拳头坚定地碰撞在一起,代表了少年们追求梦想的坚定决心,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不会动摇的,所以你也不要动摇,我们一起实现梦想。

 

8.

凛走了之后,宗介升上了佐野初中,迎来了自己的发育期。宗介在小学的时候一直是坐在教室的中间,不算太高,但发育之后,宗介的身高就像雨后的春笋,蹭蹭蹭的往上涨,还不到十四岁,个子就长到了一米八,之后长高速度有所减缓,到了初中毕业的时候,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

 

这样的大个子在身材普遍矮小的日本可是天空树般的存在,惹人瞩目的很,又因为坚持严格的游泳训练,宗介全身布满了流畅又充满力量的肌肉,身材好得让人羡慕但也很有压迫感。

宗介从小就不太会和别人交流,以前都是凛拉着他到处跑,才勉强认识了一些朋友,现在凛不在,宗介也恢复了以往没什么表情的状态,加上那傲人的个子,难免看上去比较阴沉可怕,总是让人误以为他很难接近,所以初中三年,宗介一直是独来独往。

 

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宗介在女生中受欢迎的程度,毕竟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宗介英气俊朗的五官,高大健美的身材,再加上冷淡的个性,听说家境也相当不错,简直活脱脱就是一个从漫画走出来的时下最受欢迎的霸道总裁类型,引得一大堆女生少女心荡漾,所以一直有害羞的小女生找宗介告白。

 

宗介平时没什么表情,但在拒绝女生的时候,却意外地非常非常温柔,因为他懂得被爱是十分值得感激的事情,也觉得能坦率地把自己喜欢的心情说出来的人相当了不起,最重要的是,他懂得那种恋情无望的苦涩心情。

教会宗介这种心情的,是凛。

 

9.

凛刚去澳大利亚的时候,显得非常兴奋,定期寄回来的信上写的不是发现了好玩的地方,就是尝到了新奇的美食,又或者是那边的训练方式多么多么不同,总之,从字里行间你就能看出凛欢脱的心情。每当宗介看到凛的信的时候,总觉得听到了凛叽叽喳喳在耳边说个不停的声音,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小学天天腻在一起的日子。

所以,宗介每个星期最期待的,就是邮差大叔送信的那一天。

 

“嗨,大叔,有我的信吗?”

“哦哦,是宗介啊,我看看,有的,你有一封国际信!来,给!”

 

每次看完信,宗介总是马上回信,在信里写上些没营养的内容,然后和凛在信里斗嘴斗得不亦乐乎。

这两个人定期会提一下自己最近的游泳成绩,虽然不在同一片天空,两人之间的竞争在依旧在薄薄的一层纸上激烈地开展着。。

有时候,宗介会觉得,追求梦想的路上那么艰难,但他却是不孤单的,因为他知道一直有一个人也走在同样的路上,虽然不在身边,但是他一直存在,一直在与自己竞争。

这样也不错。

虽然是一个人,但又不是一个人。

日本和澳大利亚虽然相隔着辽阔的太平洋,但天还是同一片蓝天。

 

10.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凛回信的频率逐渐下降,从他潦草的字迹可以看出他回信时候的漫不经心,信里的内容也不再是那么令人欣喜的消息。渐渐地,竟然有接近半年没有来信。

宗介心急如焚,可是持续寄出去的信都好像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音。

 

时隔半年之后,宗介终于又收到了来自凛的一封信,信里没什么特别,平静地说了一下现状,平静说了一下两人的约定。只是信里有一句话让宗介很在意。

遥,和你一起接力的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你让我看到了最美的风景。

这句话被划掉了。

事实上,这封信被涂改的地方相当多,一开头的称乎是遥,然后被划掉,在上面写上宗介,

最后结尾的祝福是“遥,我们一起加油,我希望如果还能站上世界舞台,你也会出现在那里”

然后遥又被划掉了,写上宗介的名字。

甚至连信封上,收信人的地址那一栏也被修改过,宗介家的地址下面写着一个陌生的被划掉的地址。

 

这不是给山崎宗介的信,就算写上了山崎宗介的名字,就算被寄到了山崎宗介的家里,但还是不是给山崎宗介的信。

让松冈凛看到最美的景色的,不是山崎宗介。

 

可能是和七濑遥发生了什么矛盾才没有把信寄出去吧?既然是重要的同伴,还是赶快和好比较好吧?

 

宗介买了两个新信封,给凛写了回信,然后把凛寄回来的那封信按照那个被划掉的地址寄了过去。

等所有事完成了之后,宗介仰面躺在床上,眼睛涩得不行,用手背揉了揉,却发现一片湿意。居然哭了,自从上了小学之后就没有再哭过的、任何时候都很坚强的宗介,居然因为一封信哭了。

 

宗介现在才明白,当凛离开去寻找另外的伙伴的时候,在凛心中,山崎宗介已经不是最重要那一个的朋友了。那一次的接力失利并非不留痕迹,它缓缓地在两人的羁绊中划下一刀又一刀,速度之慢以致于等发现的时候,那条羁绊已经破败得无法再联系起两人。从某种意义来说,他已经失去凛了。

初恋永远是充满遗憾,在被自己发现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宗介确信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凛有凛的原则,宗介也有自己的,即使再重来一次,自己大概还是不会和凛游接力,但是这导致的结果的确不是自己想要的。

 

大概总会有无可奈何的事情吧,这就是成长教会宗介的第一件事。

 

宗介抬起手,遮在泛红的眼眶上。

不让任何人看见自己哭泣的样子,这是宗介坚强的方式。

 

11.

高中的时候,成绩出众的宗介接受了东京游泳强校鲸津中学的邀请,独自一人来到东京上学,

鲸津中学不是寄宿学校,宗介只能在学校边租了一间小公寓,平时上学训练,训练完回到住所自己做饭,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所有的家务事都必须自己一手包办,就这样,在东京的两年,宗介变成了操持家务的能手,家政能力大幅提高,这虽然是件好事。

 

只是每天训练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住所,迎接自己的却是一片寂静的漆黑,连说“我回来了”都没有回音。按说顶天立地的大男孩不应该拘泥于一时的温暖,然而还是不免感到有些心酸。

 

高中的学习比初中棘手许多,山崎宗介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学习压力非常大。而鲸津高中不愧是传统的游泳强校,训练的方式有自己的一套,换而言之,训练量非常大。每天周旋于学业、训练和家务中,宗介以为忙碌和时间会使自己逐渐淡忘凛,然而每当自己空闲安静下来,还是不能控制地想起凛。

 

在那之后,凛就再也没有来过信,加上高中后与松冈江不同校,与江的联系也断了,也断了了解凛信息的最后途径。

 

说来也是悲哀,曾经朝夕相处的儿时玩伴,曾经一起分享过彼此的所有快乐和心酸,曾经最亲的挚友,却还是敌不过时间和空间。也许只是其中一方太执着于其他的事情而忘了联系,被遗忘的一方也习惯了现状,以致于渐渐松开了彼此的手。等回头一看,联系彼此的线早已断开,那份情谊虽然不会随风散去,却被放置在记忆深处,时光缓缓地覆上一抔一抔尘土,渐渐便不再想起。

 

其实就算凛不说,宗介也大概明白凛在澳大利亚发生了什么,但也相信凛一定能突破这个难关,因为没有任何人比凛更喜欢游泳了。

虽然不能成为恋人,但是约定好的事情,宗介和凛都不会失约。

也许约定实现那天,自己就能完全地把凛放下了吧。

 

12.

 

于是宗介拼了命地努力训练,也逐渐游出了成绩,高一那年,宗介参加了全国游泳锦标赛,获得了蝶泳金牌,并且游出了全国前十的成绩。所有人都认为一颗闪耀的新星正冉冉升起,没人想到这居然是流星划过最后的光芒。

 

“你的肩膀已经不能承受高强度的训练了。”医生实事求是的话语,却给宗介的梦想判了死刑。

 

高二刚开学,宗介就发现了自己肩膀的异样,然后就一直重复着治疗复建康复复发这个过程。就这样,宗介的游泳成绩逐渐落在别人后面,属于宗介的参赛机会逐渐被别人夺取,从高一就开始接触宗介的大学和俱乐部也逐渐没有了消息。

 

然后就在刚才,梦彻底被打碎。

 

走出医院,宗介发现现在的天气跟自己的心情一样糟糕。

 

密密麻麻的乌云完全遮盖住天空,狂风肆意喧嚣地夹着大雨席卷着这座城市,道路两旁的树木苦苦挣扎,然而还是有不少枝桠花蕾经受不住被风暴折断。

一地的破败的残花落叶。

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流毫不在意地踏着地上的花叶形色匆匆,渐渐地,花叶在千百次的碾压中失去了原来的颜色,沦为了地上的一片污秽淤泥。

 

即使撑着伞,还是有大滴大滴的雨砸在脸上,引起阵阵痛感。

就好像天空为自己流下了自己无法流出的眼泪一样。

流下的汗水比任何人都要多,付出的努力也比任何人都要多,没想到反而是这额外的汗水淹没了自己的梦想,夺走了自己实现梦想的可能。

天道酬勤?真是太讽刺了。上天永远都不是公平的。

 

 

手机里传来高中队友关心的短信,山崎宗介平静地一一回复。

游泳,已经到了不得不放弃的地步。

山崎宗介收起手机,是时候画上句点了。

在手机的收件箱,在队友们的短信之前,松冈江也久违地发来了一条邮件,邮件上说,松冈凛回来了。

 

在山崎宗介16岁的人生里,凛和游泳一直是密不可分的存在。

在放弃之前,再去看凛一眼吧,然后就把对游泳和对凛的心情,一起结束掉。

 

13.

 

怎么会这样。

过了那么多年了,凛还没有从当年的困境中走出来吗?

为什么会游得这么痛苦?

 

山崎宗介瞒着所有人偷偷跑回来看凛的比赛,本以为会看到一个意气风发的凛,没想到看到的是凛痛苦的样子。

 

宗介想要找凛,但却听到了凛说出再也不游泳这样沮丧的话。

 

他想要冲出去说些什么,但是脚却像是被钉在原地一般,连挪动都失去了力气。

 

因为他没有资格。

凛只是想要放弃游泳,但他已经是要放弃游泳了。而且以他对凛的了解,现在凛需要的是同伴的陪伴和鼓励,但自己很久之前已经不是凛的同伴了。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山崎宗介都没有出现在松冈凛面前的资格。

 

然而下午再见到凛时,凛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姿态出现在泳池,他没有在他高中的接力队伍,而是出现在了另一所高中的队伍中。

那只队伍就是小学时松冈凛在六年级这种奇怪的时候执意要转去的队伍,里面有七濑遥,当年在比赛中自由泳击败了自己的七濑遥,宗介当年还帮过凛把属于七濑遥的那封信寄给他。

宗介记得,那天自己留下了近十年来唯一的眼泪。

 

凛游得很高兴,很自在。而且他们的接力队也是第一个碰壁的,虽然最后因为违法规则被取消了成绩,但宗介看到了凛脸上充满了炫目的光彩。

看到凛的转变,宗介模模糊糊意识到了什么。

 

每个人游泳的理由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人适合依靠自己,有些人适合依靠同伴,这根本就是因人而异,当年凛和自己却幼稚地想要用自己原则干涉对方,反而将彼此推得更远。

 

两人的想法都没有错,凛只是和自己不同而已,为什么不试着去理解他呢?

 

这时自己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反驳

“凛也没有试着理解我啊。”

 

但转念又想,凛对自己又不是那种喜欢,他当然没有义务去顾及自己的心情了。

先喜欢上的就输了,这是自己应该有的觉悟。

 

如果早一点知道自己的心意,如果早一点学会退让。

 

宗介悄悄握紧了拳头,凛,在我游泳生涯的最后,我想成为你的同伴,当年的遗憾我想要填补上。

然后……然后……

将一切结束掉。



前篇.END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