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MHA/轰爆】同病相怜 3

*原作毕业后,职英背景

*情敌变情人?

*先婚后爱?

*写文从来没有存稿,都是写完直接扔上来的




3.

 

由于这场婚姻是请求爆豪帮忙来演的一出戏,轰自觉地揽下了所有事情,尽可能地不对爆豪的生活造成影响和麻烦,包括告知父亲也是轰一个人去做的。

 

牵挂妻子的病情而身心俱疲的前任NO.2安德烈显然有些精力不振,即使唯一的儿子带回来一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伴侣,即使隐隐猜到这个婚姻的真相,他也只是稍稍皱了下眉。

 

“你决定好了吗?”

 

“……是的。”

 

在得到儿子肯定的答复后,他便没有多说什么,立刻着手操办起结婚的所有事宜。不管焦冻在想些什么,妻子已经等不起时间的耗费了,她需要这一场婚礼。

 

 

婚礼地点是轰焦冻的母亲亲自为他们挑选的,是一座坐落在森林中的石之教堂。周围的树木向天空舒展着青绿的枝叶,层层叠叠的斑驳绿色中,白色的石质建筑藏身其中。从建筑外看,这座教堂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置身其中,光从玻璃天窗倾泻进来,又被教堂的光尘弥散成温柔的光晕,与教堂灰色石壁上生机勃勃的垂藤绿植相映,仿佛处于圣洁又唯美的神址之中。

 

这是轰焦冻母亲当年与轰炎司结婚宣誓的地方。

 

“焦冻,我与你父亲的婚姻虽然有一个不完美的开始和经过,但最终还是做到了心意相通,对我来说,这已经是个美满的结局了。”轰母亲拉着轰焦冻的手,眼却看向窗外的晴朗蔚蓝的天空,两只白色的鸽子正嬉戏飞过。

 

“都怪我这不争气的身体,去不了亲爱的儿子的婚礼真是太遗憾了,但我为你选了我们当年结婚的这个教堂,就当做是母亲对你的祝福吧。”

 

虽然疾病在轰母亲身上留下了很多不可磨灭的印记,但从她挺直的腰肢、恬静温柔的面容还是多少能窥见当年气质美人的风采。

 

“爆豪君?你能过来一下吗?”轰母亲温柔地笑了笑,然后将从一进门打了招呼后就一直躲在轰焦冻身后一言不发的爆豪胜己叫到了床边。

 

被轰焦冻母亲突然叫住,爆豪有点紧张。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爆豪凑近,下意识地将语气尽可能地放得很轻柔。太脆弱了,轰母亲虚弱得就像一株柔弱的百合,仿佛语气过重也能将她碰碎。爆豪实在不是很习惯面对这样的场合和这样柔软的人。

 

“爆豪君,请加油哦。”

 

“?!”听到耳边虚若无闻的耳语,爆豪惊讶地抬起头,正好接住了轰母亲狡黠的眨眼,然后是稍带鼓励的温柔微笑。

 

“我能叫你胜己吗?”

 

“……我的荣幸。”

 

 

婚礼只邀请了双方的家长、雄英同级的同学和一些相熟的职业英雄长辈来参加。职业英雄的世界总归是和普通人有些差别,当还是学生时差异还不算特别明显,但进入职业英雄之后,就会明白,这是一份光鲜之下尽是孤独寂寞的职业,同处其中的人或许还能相互理解。因此,在没有发觉的时候,来往的人就只剩下职业英雄了。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穿上了配对的白色西装站在教堂外迎客,爆豪的头发也被发型师强行梳成了柔顺的样子。

 

原本爆豪自然万分抗拒,但发型师说“终身大事怎么能这么不严肃?”,然后爆豪便出人意料地消停了下来。

 

轰焦冻偷偷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爆豪,柔顺的发型终于以往真实存在却看不出来的6厘米身高差显示出来。爆豪不说话的时候,竟意外地有些许乖巧安静的感觉。

 

可惜乖巧安静终归是个假象,当爆豪发现轰在偷看他时,立马睁大眼睛恶狠狠地瞪回去,

 

“看什么?混蛋?”

 

总算是变回那个熟悉的爆豪胜己了。

 

最近和爆豪的接触机会增多,不知道为什么,爆豪胜己在自己身边常常会有走神然后非常安静的时候,每当看到这样的爆豪,轰心里总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感觉非常的不习惯。

 

爆豪胜己果然还是应该要充满活力的。

 

被爆豪发现了之后,轰便光明正大地打量他。这柔顺的发型果然不适合他。

于是轰伸出手,想要将爆豪的发型揉乱,浑然不觉这个动作有多亲密。

 

爆豪被轰突兀的动作吓了一跳,但也没躲,身体笔直地等待轰的下一步。

 

还没等轰的手触到爆豪,身后便传来了一把熟悉的声音。

 

“咔酱、轰君,你们竟然瞒着我们偷偷谈恋爱!”绿谷出久遥遥看着相对而立的两人,和谐温馨的氛围将他们与外界隔离开来。暗叹般配之余,不免为他们瞒着朋友谈恋爱直到结婚才公布的地下行为感到有些恼怒,便佯装生气地对二人进行讨伐。

 

“喂,旦那,别这样,今天是他们两个的大好日子,算账这种东西,等改天吧。”丽日御茶子扯了扯绿谷的袖子,捂着嘴偷笑。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两人皆是一震。

 

旦那。

 

轰从来不知道语言有这么大的威力,仅仅是两个字,便可以将心刺个对穿。轰苦笑,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接受现实吗,绿谷出久是得不到的人啊。

 

下意识扯出一个笑容准备回头。

 

“别笑了,难看死了。”

 

轰错愕地抬头看着爆豪。他径直走到轰身前,将绿谷和轰隔开,将轰留在自己的影子里。

 

爆豪真是意外的坚强啊,轰不禁在内心里暗暗感叹道。

 

可是等轰仔细观察,发现绿谷的到来对爆豪并非毫无影响,略显僵硬的身体和不太自然的语调将爆豪内心的波澜显露无疑。

 

爆豪的手在细微地颤动,并且捏成了一个紧紧的拳头。

 

痛苦的不止我一个。

 

当意识到这一点,轰焦冻的身体比大脑快一步做出了反应。他上前一步,将爆豪颤动的手整个纳入自己掌中。

 

爆豪诧异地回头看轰焦冻,而轰焦冻则向他扬起了一个抚慰的笑容。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在自己痛苦伤心的时候,如果有另一个比你更痛苦伤心的人存在时,会下意识地去照顾他。而在照顾他人的情绪之时,自己的痛苦和伤心无暇理会,便可能会被悄悄地冲淡。

 

难怪母亲每次参加完病友交流会总会精神有所好转。

 

同患一种病的人,能更快更准地洞悉彼此的痛苦,也意味着能更及时更到位地提供安慰。

 

原来所谓的同病相怜,是这个意思啊。




tbc.

评论(15)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