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k莫】摘星星的人 (ABO)19

第19章


今天致一科技被一股低气压笼罩着。


而且奇了怪了,这股低气压居然是从致一团宠小太阳郝眉身上散发出来的。只见他黑着一张脸,眼睛也不抬一下,专注地盯着电脑,手指翻飞噼里啪啦地敲代码,倒是很有“神手”的架势。


愚公猴子酒冒着被台风尾扫到的危险硬着头皮上去撩拨了几下,被郝眉一个白眼瞪过来,然后秒怂,心想厉害了我的眉,同窗四年还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娃娃脸,这次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将郝眉气成这样。


不仅愚公猴子酒在纳闷,KO也是一头雾水,昨天答应交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就这样了?

但郝眉的事就是他的事,不能不管。


KO走过去将人一把拽起,揽着他的肩膀往休息室走。

“干什么啊……”郝眉被人从代码的海洋里拉出来一脸不乐意,但见是KO,反抗的声音就弱下来了,毕竟是自己新晋的男朋友,不过脸色却变得更加黑沉沉的。

就是KO这个罪魁祸首。

 

进入休息室后,KO顺手将门锁上,隔绝了外面看八卦的火热视线。然后稍微低下头直勾勾地盯着郝眉的眼睛,一步一步朝他逼近。

强烈的alpha信息素让郝眉觉得有些腿软,他咽了咽口水,一步一步地退后,直到退到墙角,无路可退。

KO用两臂将郝眉困在自己怀里,纯粹馥郁的黑咖啡信息素形成了一道道无形的网,令郝眉有种成为落网之鱼的错觉。


“在生气?”

提到这一点郝眉瞬间清醒过来,他头一偏,“哼。”

“为什么?”


郝眉头还是固执地偏着不看他,手倒是从衣袋里摸出个盒子,重重地拍在KO胸口,拍完之后本来想着很有气势地松开手,但又怕这金贵的玩意摔地上摔坏了,只能一直尴尬地维持这个贴着KO的胸肌的动作。


KO打开盒子,发现是同款的卡地亚铺钻男戒,不由得愣住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他人生中收到的第二份礼物,第一份是郝眉送给他的糖。


“你……”不是说贵吗?


郝眉看到KO难得呆愣的表情,银行卡清零的气总算是下去了一点。

“还不赶快自己带上。哪有人求婚只买一只戒指的啊,你到底会不会求婚啊?”


看KO还是木木地没有回过神,郝眉认命地叹了口气,一手拉过KO的大手,一手小心翼翼地戒指取出来,认真地套进KO左手的无名指。

“诶你可得注意点,这可是你眉哥工作以来的所有积蓄了,都是你眉哥的血汗钱啊。”


而且说完还愤愤不平道

“就晚你几天的功夫买,这戒指居然又涨价,整整贵了500元……”


KO看着那张一张一合、红润的薄唇,根本没注意郝眉在说些什么,只想狠狠地吻下去,啃咬、蹂躏,让他发出更好听的声音来……

现在已经是互相套牢的关系了,吻一个应该没关系吧……

KO的头渐渐低下去……


“不行不行,这500块钱我得去哪坑回来才行。”郝眉越想越心疼,凭什么比KO多出500块钱啊,说着就从KO的手臂下钻了出去。


KO:……

 

郝眉一出来就看到肖奈和贝微微,他大脑快速转动起来,难得地在日常生活中用上他省状元的智商,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坑钱的点子。

羊毛出在羊身上,平时让你个肖扒皮鞭挞我。

 

“老三老三,KO性骚扰我,非要我上游戏跟他结婚。”

郝眉装出一副气愤填膺的样子,鼓起腮帮向肖奈大吐苦水,还很注意地将带着戒指的左手藏起来。


跟在后面出来的KO听到性骚扰三个大字顿了顿,脸上面不改色,接受来自四面八方“原来你是这种人”的惊疑视线的检阅。

 

“怎么回事?”肖奈扫了KO一眼,饶有兴味地顺着郝眉的话接下去。


“原来KO就是手可摘星辰,他说我逃婚,要我补上。”郝眉喋喋不休地开始描述KO“骚扰”的经过,越说越委屈,差点连自己都信了。


“要求很合理。原本我还担心KO在致一干不长,现在不用担心了”肖奈沉思了一会,觉得送出一个郝眉带回一个KO,非常划算。


“老三,你个没良心的,你让我去和亲?”郝眉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好歹也是同居四年的关系,居然这么经不起考验


肖奈想了想,“给你奖金。”


郝眉大喜,难得肖奈大神也有被坑的时候,刚想脱口而出“500”,而后立马反应过来,这可是卖身的钱,500元未免显得自己身价太低。


“1000才卖身。”郝眉一脸贞烈地竖起一根手指,脸上写着“拒绝议价”。


肖奈心想,本来打算给个1万元的大红包,没想到郝眉要价这么便宜。强压下心中的窃喜,保持淡定的点了点头,毕竟肖奈也是有不能崩的人设的。

 

奖金如愿坑到手,郝眉笑开了花。他转身就跑,一蹦一跳地来到KO面前,“KO,一会就去游戏结婚,晚上请你吃大餐!”


KO看着这个喜欢撩完就跑的omega,右手拦腰将人拉到自己面前,左手非常心机地划过一道弧线落在郝眉的脸上,灯光下,卡地亚铺钻男戒在郝眉脸上显得格外显眼,格外璀璨夺目。

就算是KO,偶尔也会有想炫耀的时候。

他扶着郝眉的脸,在众目睽睽下对准刚刚跑掉的猎物吻下去。身边顿时响起一片惊讶的吸气声。

 

一吻过后,被吻得七荤八素的郝眉傻乎乎地问道,“你干什么啊?”

“性骚扰你,刚刚没来得及,现在补上。”



tbc



评论(21)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