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MHA/轰爆】同病相怜 5

*原作毕业后,职英背景

*情敌变情人?

*先婚后爱?

*论轰的恋爱神经能有多粗




5.

 

爆豪胜己洗完澡推门进来的时候,轰焦冻刚好将最后一个相框收入柜子里,听到开门的一瞬间,轰的心不自觉地颤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心虚。

 

也许是自己小看了婚姻的约束力,即使是这样一段契约婚姻,对婚姻伴侣以外的人抱有爱慕之情也是一件很有心理压力的事情。当爆豪在自己面前出现时,感觉即使想起绿谷出久都觉得是对爆豪的不尊重。

 

他……应该没有看到吧?

 

“到你洗澡了。”爆豪动作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说。

 

“哦。”轰又看了柜子一眼,门关得好好的,这才去翻衣服准备洗澡。

 

轰是那种翻衣服翻一件就能把整叠衣服弄乱的人,以往住在轰家,家里长期有佣人和管家,于是自然而然对这种家务小事不太注意。

 

“我去洗澡了。”

 

 

等轰焦冻洗澡完进入卧室时,爆豪已经占据了床上的左半边。他侧身略蜷曲地躺着,脸朝着左边,用背对着床空着的另一边。

 

本以为像爆豪胜己这样的人,睡姿会更豪放更不羁,结果意外地规矩啊。

 

轰焦冻这样想着,但掀起被子爬上床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爆豪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没睡着么。也是,跟关系有点微妙的契约结婚对象同床共枕,尴尬也是很正常的。

 

轰体贴地没有拆穿,关灯之后朝着爆豪的方向道了句,

 

“晚安。”

 

光线暗下来后,四周也跟着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了视觉的作用,其他感官似乎就变得敏锐起来。这是一张120cm宽的单人床,要睡上两个身高不矮的大男人着实有些狭小,轰焦冻现在清楚地感受到距离自己手边10cm处爆豪胜己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以及他有节奏的呼吸声。

 

这可真是一个新奇的体验。从小到大,轰焦冻便是那种不善于交际的人,少在脸上显露表情的他总是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因此从小就没有那种非常亲昵的朋友,也从来没有和其他人睡在同一张床的经历。

 

爆豪的体温,似乎很温暖呢。

就在轰焦冻的意识渐渐随着爆豪的呼吸声变得模糊混沌起来的时候,他突然间听到爆豪开口

 

“喂,半身混蛋。”

 

“怎么了?”轰焦冻迷迷糊糊地做出回应。

 

但爆豪却没有接着说下去,他沉默了很久,只是把被子往自己方向拽了拽。

 

就在轰焦冻以为爆豪不会再开口的时候,爆豪终于抛出了一个问题,如平地惊雷,将轰焦冻的睡意瞬间惊得一干二净。

 

“你……收起来的,是废久的照片吗?”

 

“……是啊。”

 

“这么多啊,没想到你这么喜欢他。

 

这种好友聊天般的平和口吻让轰焦冻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看来爆豪并不排斥和自己聊绿谷的话题。

 

“……是啊,你不也是吗?”长期压抑的心情终于可以在人前表露,轰焦冻心情前所未有地畅快,迫不及待地希望和爆豪捅破心知肚明的窗户纸,光明正大地交流同好战友的心得。

 

“谁说的!!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废久!!!!!”爆豪听到这个问题,像被踩了尾巴炸毛的狮子一样,瞬间从床上弹起,揪着轰焦冻的衣领瞪大眼睛猛烈反驳。

 

结果他一下失了平衡,整个人倒在轰焦冻的胸膛上。

 

“啊!”

“嗯!”轰焦冻一阵闷哼,。

 

爆豪胜己的下颌骨磕到了轰焦冻的胸骨上,两块坚硬的骨头碰撞,立刻引起强烈的痛感。

 

可是爆豪顾不上疼痛,他立刻爬起来跨坐在轰焦冻身上,继续揪起他的衣领。

“我不喜欢废久!!!!”

 

难道是搞错了吗?看到爆豪如此过激的表现,轰焦冻也不免怀疑自己是否判断有误。

 

“不喜欢绿谷,那你喜欢谁?”被人半提起来的姿势有点别扭,轰焦冻便寻找支点,一手搭在爆豪的腰间,一手撑着床维持平衡。

 

这个问题令爆豪胜己一下子语塞,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轰焦冻似乎能看到爆豪一下子涨红的脸。

 

“我!……关你什么事!”

爆豪将轰焦冻松开,从他身上翻下来躺下,然后恢复用背对着轰焦冻的姿势。

 

轰焦冻侧躺着支起身子看着爆豪的后脑勺。

 

害羞了。

 

从高中那时,轰焦冻就知道爆豪胜己是个很别扭的人,越是戳中他的心事,就反驳得越激烈。

确实是那种不会将自己的爱慕之情坦然说出口的人呢。这种类型,算是傲娇?

 

果然还是喜欢绿谷啊。

 

潮爆牛仔前辈曾经说爆豪是个全身每个毛孔都塞满自尊心的人,他一定是觉得喜欢绿谷这件事很伤自尊吧。

 

“我不喜欢废久。”在轰焦冻听来,满满都是欲盖弥彰的意味。

 

“好好好,你不喜欢绿谷。晚安了”

 

轰焦冻凑过去将被子给爆豪胜己拉好,然后也躺下来,沉沉地睡去。




tbc.


评论(19)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