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MHA/轰爆】同病相怜 6

*原作毕业后,职英背景

*情敌变情人?

*先婚后爱?



6.

 

 

原以为,两个男人被迫同居的生活必定是鸡飞狗跳、一片混乱,但现实上并没有轰焦冻想象得那么糟糕。

 

……甚至可以说,比轰一个人生活时要顺心如意得多。

 

每天清晨,晨光从透明的窗进入,爬上轰熟睡的脸,窗外的麻雀和蝉鸣在叽叽喳喳地叫早,然而轰却充耳不闻,依然沉浸在睡眠之中。然后,一阵诱人的食物香气从厨房溢出,从鼻子窜进大脑,刺激饥饿中枢,觅食的本能促使轰焦冻睁开双眼。

 

今天,也好香。

感官出众的英雄焦冻,迎来了被嗅觉唤醒的第6天。

 

一阵洗漱过后,轰来到餐桌前坐下。

 

今天纯白的小木餐桌上是两碗荞麦面,熬了一夜的猪骨汤底配上叉烧、窝蛋、青瓜等配菜,色彩丰富,香味让人垂涎,只一眼就能令人食指大动。

 

这对本来就爱吃荞麦面的轰焦冻来说则更具有诱惑力,然而现在还不能动筷,因为辛苦了一个早上的爆豪胜己还在厨房忙活,轰要等爆豪一起。

家里的厨房是开放式的,从轰焦冻坐下的角度,正好能看到穿着粉红色带有蕾丝边围裙的爆豪低头摆盘的身影。

 

那条粉红围裙是某次抽奖中奖的奖品。由于平时这间房子的厨房很少使用,相应的用品也非常不齐全。当婚后第二天爆豪将轰从床上揪下来摊手向他要围裙时,轰愣了一下,然后翻箱倒柜,才终于找到这么一件围裙。

 

爆豪看到这件粉红色、带有蕾丝边、充满少女气息的围裙,吓得连爆破都忘记用了,惊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轰。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

 

“……想多了,奖品而已。”

 

“那就给我收起来!我才不会穿这种辣眼睛的东西!!”爆豪露出非常嫌弃的表情。

 

原本轰也没有真的打算让爆豪穿。可是看着爆豪蹙起眉,每个毛孔都散发出拒绝的气息时,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爆豪穿起这件围裙,是什么感觉?

……一定反差特别大。应该会很有趣。

 

“爆豪,家里只有这一件围裙了。”

 

“那你就去给我买一件回来!!!”

 

“超市离这里半小时。”轰特别无辜地看着爆豪。

 

来回一小时,再加上做早餐的时间,上班肯定要迟到的。于是,迫于无奈之下,爆豪只好穿上了这件围裙。

 

“那你给我记得下班买围裙!!!不准笑!!不准看我!!”爆豪胜己自以为凶神恶煞地朝着轰吼了一句,然而他现在身穿粉红色蕾丝围裙,脸上因为羞耻涨得通红,看上去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有点可爱。

 

“好的。”我一定不会记得买。

 

 

其实爆豪也可以自己买,但是……

“啊?凭什么?!我已经免费帮那个混蛋做饭了,凭什么连围裙还要我自己买?!!!”

 

于是,就在轰焦冻刻意遗忘之下,爆豪慢慢习惯了这条围裙,虽然穿上羞耻,但作为围裙,它还是非常优秀的,该有的功能都有。

 

现在,轰焦冻专注地看着爆豪的身影。

 

那个平日动不动就炸的人形弹药爆豪胜己、那个无往不利英勇无畏的英雄爆心地,竟然在我的厨房,穿着这么可爱的围裙,准备着我们两个的早餐。

 

这种奇异的场景,即使已经看了6天,轰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却有一种满足感和愉悦感。

 

从小,父亲作为职业英雄事务所负责人,几乎每次行动都需要父亲的安排组织,往往忙碌地连早饭也顾不上,而母亲由于身体不佳,长期住院或者卧床,也很少能陪轰一起吃饭。

 

佣人每天将早餐端上饭桌就匆匆继续忙着下一项工作。

 

每天早上,偌大的和室,长条形的饭桌上摆放着单独一人份的早餐。往往只有轰一个人,跪坐在饭桌前,静默地吃着。

 

像现在这样,坐在餐桌旁,看着爆豪忙碌的样子,厨房还不时传出一些声响。就像普通的家庭一样,有种平淡但非常温馨的感觉。

……就让人觉得,早上,果然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时间啊。

 

“爆豪,出来吃饭吧,厨房等一下我收拾。”

 

爆豪端着两杯牛奶走出来,听到轰的话后,嗤笑了一声。

 

“哈?就凭你?进厨房拿个杯子都能把旁边的一摞碗摔个精光的白痴?!”他把一杯牛奶放到轰面前,然后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我跟你说过的吧?厨房禁止你进入!”

 

轰的这间小公寓平时只有轰偶尔会过来住,也没有在这里招待客人的打算,于是便买了这张纯白的小餐桌。这餐桌着实有点小,当爆豪坐下之后,桌子下两人的腿便无法避免地触碰到一起。

 

“喂,半身混蛋,腿过去点!”腿无法安放令两人都有点难受,但6天的磨合也让他们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两人的腿相间交错,虽然偶尔还是会亲密地碰到,但好歹能舒服地吃饭了。

 

轰焦冻从高中就听说爆豪的料理能力很强,做饭很好吃,可惜当时与爆豪并没有熟络到可以互相蹭饭的地步。因此除了在寥寥几次合宿中尝过爆豪的手艺,之后便再没有机会对爆豪的手艺有什么深刻的了解了。

 

只是隐约听同学说过,爆豪的手艺好到可以去开料理店,反而失去了一些家常的味道。

 

然而吃着爆豪做的荞麦面,轰焦冻觉得这评论只说对了一半。

 

“爆豪,你做的料理真的很好吃。”

 

“这种话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爆豪嘴上不饶人,他努力绷着脸,然而不管怎样也压不住的上扬嘴角却将他心底的欢欣显露无疑,“现在是给你做饭,之前是给切岛上鸣那帮混蛋做饭,难道我是天生做饭命吗?”

 

“……之前,你经常给切岛上鸣做饭吗?”

 

“啊,”提起勉强可以算得上朋友的家伙,爆豪的表情似乎柔软了不少,“那帮家伙,从高中开始,就经常来蹭饭了,尤其是切岛那个狗屎头!”说到后来,爆豪甚至还抱怨起切岛的不识趣。

 

“……切岛那家伙,真的超级讨厌,过分得要死!有一次晚上十二点来敲我家门,要我给他煮面,说快饿死了。我当然是直接让他去死了!”

 

“……你们关系真好啊。”轰看着眼前虽然抱怨个不停,但眼里却盛满怀念的爆豪,由衷地感叹。

 

爆豪胜己这个人,表面上全身都是刺,张扬跋扈,然而只要稍微走近一点,你就能发现他被别扭粗暴的话语包藏起来的温柔。

 

突然有点羡慕切岛。

轰记得,切岛是最早成功接近爆豪的人,之后也一直和爆豪保持非常好的关系。然而到现在,轰才知道他们的关系到底好到什么程度。

竟然可以让爆豪半夜起来给他煮面。

……是的,虽然爆豪说了让切岛去死,但最后肯定是给他煮了。

 

像这么好吃的荞麦面,切岛吃了十年。说不定还吃过爆豪做的其他更好吃的料理。

真的,有点羡慕。



tbc.

评论(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