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魔性/兵桃】动机不纯(短/完)

*摸一篇小鱼米,证明我看过这个魔性番

*结局衍生

 

1.

 

匆匆忙忙从妖精界获得许可赶到魔界,眼前的一幕让兵近乎窒息:被困绑起来满身是伤的桃拾和变身为魔法兄贵的卯野咲对视着,脸凑得很近,似乎下一秒就能亲上。

 

虽然相隔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妖精出色的视力还是让兵卫通过桃拾的动作读懂了他在卯野咲手上写的那句话。

 

桃拾心中的……英雄吗?

 

也是呢,妖精都是些弱小狡猾的投机者,每次都在桃拾有危险的时候不见踪影,又怎么会是他心中的英雄呢?

 

兵卫自嘲地笑了笑。

 

他们的脸越来越近了。

 

原本想着身为局外人的自己没资格干预桃拾和他的英雄之间的感情发展,但任性的身体还是无法自控地在最后关头用力将他们隔开。

 

“好了,到此为止,魔法少女不允许不纯异性交往。”将情急之下胡乱编出来的理由说得煞有其事,说到后来兵卫也理直气壮起来,好像真的有这么一条规定似的。

 

只是走近一看,桃拾的脸竟是满布了红痕和血迹,在他白嫩的脸上显得尤为怵目惊心。兵卫这时顾不上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脑海里只留下满满的自责。

 

“桃拾,抱歉我来迟了。”如果来早一点,你就不用受伤了。

 

看着桃拾的伤,兵卫心里不禁对魔法少女和她们的经纪人产生恼火。仔细想想,魔法少女怎么能算桃拾的英雄呢?明明桃拾所承受的这一切无妄之灾,都是拜她们所赐的啊。

 

桃拾仰头看着一脸自责的兵卫,眼中尽是懵懂和不解。

 

【为什么兵卫会在这里?】

 

兵卫气结,虽然知道桃拾一向不擅长察言观色,但刚刚在公园里自己表露身份的那一幕用了那么长时间,难道他真的完全没有留意吗?

 

但是在下一秒,兵卫的气立刻消失无影无踪。

 

桃拾向他绽放了一个纯真温柔的笑颜,他笑起来的时候,三月温暖的春风从心头拂过,带着大自然清新的气息,抚平了一切焦躁。

 

【来救我的吗?】

 

这一瞬间,兵卫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跟与桃拾初次见面那时的一模一样。

 

2.

 

那时被沉重的学习压得透不过气的兵卫无意中来到人间,降落的姿势出了些无伤大雅的差错,导致掉落在野外的树丛里。

 

然后就与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相遇了。

 

空灵的歌声穿过枝叶在森林中回响,像清澈的潺潺溪流在心间流转,似乎带有神奇的魔力,听了这歌声,兵卫那些压在心上沉甸甸的压力和责任似乎一时间重量骤减,脚步都变得轻快了不少。

 

歌声化成了无形的丝线缠绕到他的脚上,指引着他寻找着曼妙声音的源头。

 

是塞壬吗?

 

人类的故事偶尔也会在妖精界流出,这位用歌声迷惑水手将他们引入死路的女神曾经一度是兵卫的童年阴影。

 

拨开层层翠叶,视线豁然开朗,眼前是一副在妖精界也难得一见的画面:一名清秀少年在林间草地闭眼歌唱,被光晕簇拥,周围被和他一样循声而至的小动物们团团包围。更早到达的它们已经陷入迷醉状态。

 

啊,原来是公主啊。

 

那位少年觉察到树枝的声响,转过身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看起来有些欣喜。他冲过来握住兵卫的双手,脸上的笑容就和他的歌声一样清澈单纯。

 

心带着力量一下一下地冲击着兵卫的胸膛。

 

或许是……我的王后也说不定呢。

 

3.

 

儿戏般的最后决战落下帷幕,卯野咲注意到兵卫的表情不太明朗,便关心地问了一句,

 

“兵卫桑,你还好吧?”

 

这个单纯的少女,经历的人事还是太少,在她的世界里,黑白仍然是分明的。自从知道兵卫是妖精王子而不是幕后大boss之后,她便盲目地认定兵卫属于好人阵营,对兵卫的敌意也立刻彻底消失。

 

她似乎没有想过,就算不是幕后大boss,一个妖精王子耗费那么多年时间蓄意接近桃拾,大概也是有着某些不良居心的。

 

兵卫的脸一瞬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晦暗,然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我没事。”

 

说完他径直走到桃拾面前,

 

“呐,桃拾,说好今天一整天都陪我的,今天还没有过完。”

 

桃拾嘴角轻轻地上扬,

 

【你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兵卫揽过桃拾的腰,趁着卯野咲和樱世还在与经纪人依依惜别的时候,悄悄地和桃拾回到了人间。

 

4.

 

兵卫的目的地是来时看见的那间恋爱宾馆。

 

以他对桃拾的了解,想要把他带到恋爱宾馆是很容易的事情,甚至用不上拐骗这些手段,只要他说了想去,桃拾一定是什么都不问就跟着他走。

 

本来兵卫没打算用这么激进的手段将桃拾留在自己身边,然而刚刚桃拾和魔法少女的温情互动让兵卫的危机感飙升。

 

桃拾现在是对魔法少女俺有好感,对卯野咲则是避不可及,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魔法少女就是卯野咲,但等他知道他心中的英雄原来就是自己的幼驯染时,他会不会对卯野咲有所改观呢?

 

兵卫没有把握,也不敢赌,他只能在苗头萌芽之前尽快给桃拾打上自己的标签,即使要用上某些卑鄙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果然,桃拾完全没有任何异议地就跟着兵卫来到了那间恋爱宾馆。一路上,有行人对两个大男生亲密的搂腰行为侧目而视,桃拾似乎毫无察觉。前台小姐略带兴奋的打量目光,他拾似乎毫不在意。甚至进了房间,充满情色的布置和粉红的暧昧氛围,桃拾也似乎视而不见。

 

平静地就好像跟着兵卫去图书馆做作业一样。

 

兵卫看着桃拾毫无危机感的表现,心里一阵恼火。虽然多亏了桃拾的无神经才可以让他的计划进行得这么顺利,然而他还是非常生气。

 

桃拾就是这样,完全无法区分别人的好意和恶意,对着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危险永远察觉不到,也不会去规避这些风险。

 

如果这个对他动机不纯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呢?是不是也会很容易让他得逞?

 

刚刚也是,明显卯野咲都情难自制地想要吻上他了,他还一副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懵懵懂懂的样子,如果不是自己来得及时,桃拾的初吻就要被那个卯野咲夺走了。

 

兵卫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一时间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度,将桃拾用力地推倒在撒满红色玫瑰花瓣的圆床上。

 

桃拾倒在床上时弹起了一部分玫瑰花瓣,而后这些玫瑰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回到他的身上。

 

即使被推倒在床上,桃拾似乎还是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的眼神里尽是懵懂和纯真,唇旁还沾了一小片玫瑰花瓣,看上去既天真又有种别样的魅惑。

 

像睡美人,诱惑着他的王子给他一个深情的吻。

 

兵卫自然是无法抗拒这种诱惑的,他压在桃拾的身上,捧着他的脸想要吻下去,然而在对上桃拾充满信赖毫无防备的眼神之后,却怎么也吻不下去。

 

“可恶!”兵卫泄愤式地用力在桃拾头的旁边捶了一下, 又扬起一小阵玫瑰花雨,“难道你真的不反抗吗?”

 

桃拾不解地歪头看着身上的兵卫,不谙世事的眼眸像一面镜子倒影出兵卫的身影,似乎将兵卫内心的龌龊显露无疑。

 

【为什么要反抗?你是兵卫啊】

 

“可是我现在要对你干坏事了,难道你还不看不出来吗?”

 

桃拾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他甚至轻轻地笑了起来。

 

【兵卫永远不会伤害我的啊】

 

“谁说我不会,我等一下就要伤害你了!”兵卫嘴上刻意说着这些话,脸上也刻意摆出凶恶的表情,但他自己不清楚,他的眼里却是难过地快要哭出来了。

 

原以为这样就一定能让桃拾吓到,但没想到桃拾不仅完全没有紧张起来,甚至还伸出双手捧住兵卫的脸,用大拇指轻轻拂着兵卫眼下的泪痣。

 

【你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兵卫崩溃地将头埋在桃拾的颈间,虽然之前一直说了很多妖精是狡猾的投机者之类的话,然而他确实是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有干过坏事的好妖精。要他利用心上人的纯真去侵占心上人,这种卑劣的事情他真的做不到。

 

桃拾安慰地摸着埋在他颈间的兵卫的头,等到他情绪平复一点之后,将他的头从自己颈间拉起来。

 

【如果是兵卫的话,可以的啊】

 

“……就算我不是你心中的英雄?”

 

【只要你是兵卫的话】

 

END.


补几个沙雕段子


1.


兵卫和桃拾在征得桃拾父母同意之后,与桃拾缔结了共生契约和种族同化契约,桃拾从此获得了妖精的身份,并且和兵卫共享生命。


也获得了妖精界的名产品-二等身形态。


从此,二等身·妖精王·兵卫和二等身·妖精王后·桃拾,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2.

兵卫带着桃拾回妖精界见二等身·现任妖精王·兵卫他爹时,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父王,妖精界没有下下任妖精王了,因为下一任妖精王后是个男人。”


二等身·现任妖精王·兵卫他爹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兵卫:


“傻儿子,你以为你是从你妈肚子里出来的吗?其实你是我们从垃圾场捡回来的。”


……后来兵卫才了解到,原来妖精的繁殖方式是,父母从一个叫垃圾场的蛋源地捡一只妖精蛋,然后双方用妖力共同孵化10个月,最后小妖精从蛋里蹦出来。


兵卫之所以不知道,因为刚好在上到妖精生理课时,他逃课去地球找王后啦。




 

 


评论(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