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MHA/轰爆】同病相怜 7

*原作职英背景

*先婚后爱

*没什么高大上的剧情,有的只是狗血和狗粮

*并且会越来越狗血……


7.

 

职业英雄大抵都有在吃饭时看新闻谈论时事的习惯,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两人也不例外。

 

“近日,Dark Sword组织宣称对昨日神奈川广场爆炸事件负责,该事件已造成19人丧生,76人受伤,其中有一名职业英雄不幸牺牲……Dark Sword组织宣称下一个目标是东京地区……”

 

两人听到这个新闻报道时,不约而同地停下进餐的动作,专注地看着电视屏幕那些惨烈的画面,几乎全程眉头紧皱。

 

Dark Sword组织是3年前开始活跃的黑暗联盟,这个组织有着非常鲜明的特点,组织内只招收个性极具攻击性的人员。3年来,这个组织已经在奈良、神奈川、大阪等地制造了数十起kongbuxiji(敏感词)事件,每次事件中都有职业英雄不幸牺牲,他们的存在,不仅对日本人民的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也给职业英雄们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这群渣滓就应该立刻去死!”爆豪紧握拳头,愤怒地将筷子摔在桌子上。

 

“我十分同意。”轰附和的同时,默默地将爆豪的筷子捡回来给他摆好。成为职业英雄的人天生就有一种维护正义的使命感,相信所有职业英雄看了这条新闻都会和他们一样,恨不得亲手将这些社会害虫除之而后快。

 

“如果他们最近的目标是东京地区,那有点麻烦啊。”可是等轰再往深处想,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等爆豪冷静下来,他立刻就明白轰担心的是什么。

 

东京防御区目前划分为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和中部9个防御区,由区域内的事务所承担该区域的保卫工作。但每个区域的事务所分布并不均匀,像爆豪所在的南部和轰所在的北部,事务所较为集中,而且都是排名靠前的事务所,所以实力比其他区要强很多。

 

而中部和东南部则是事务所较少的区域,尤其是东南部,区域内只有3个职业英雄事务所。黑枪组织以往总是选择防御较弱的地区进行袭击,如果下一次袭击的目标在东京,那么可想而知,选择东南部的机会很大。

 

“确实,如果最近东南区对上Dark Sword组织的话,有点不太妙。”爆豪也认同轰的观点,东南部最近一批老的职业英雄退役了,目前挑大梁的是他们的同班同学峰田、尾白、蛙吹梅雨和叶隐透这几个。这几位作为职业英雄来说非常优秀,但可惜个性都不是非常具有攻击性的类型,以往在行动中也是辅助配合为主,如果遇上Dark Sword组织的话,处于下风的几率很大。

 

职业英雄协会其实也意识到了防御力量不均这个问题,可是进行改革牵涉到政府、事务所以及职业英雄三方利益,一时半会还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让你老爹最近临时调派一些人手去东南吧。”

 

轰的父亲安德瓦两年前通过选举当上了东京职业英雄协会会长,现在除了处理自己事务所的事务之外,还负责统筹整个东京职业英雄的行动。

 

“父亲肯定也会想到这一点,但老实说,能调派过去长期支援东南的选择并不多,我猜让你和切岛过去支援的可能性很大。”最近这段时间东京正在召开一个国际会议,各防御区都急需人手戒严警备,能抽调的选择并不多。


爆豪和切岛的事务所距离东南很近,而且是资历较浅的后辈,被调派的几率很大。

 

“我和切岛不可能两个都离开。”爆豪皱起眉头,他和切岛的事务所才刚刚起步,不可能两位负责人都离开。

 

“再说吧,我会跟父亲提的,具体就等他们安排吧。Dark Sword这次折损也不小,没那么快再次发动袭击的。”轰匆匆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在交谈的过程中,上班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和爆豪在一起,时间总是不经意间过得很快,常常会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几天早上几乎每天都是快要迟到了才想起要出门的。

 

轰习惯性放下碗就走,然后他看见爆豪顺手将碗收到厨房,突然想起刚刚自己明明说了要收拾的。

 

“爆豪,我来吧。”轰按住爆豪的手,示意爆豪让自己来。

 

爆豪抬眼扫了一眼轰,眼里满满都是怀疑,这眼神让轰不由得想起两天前自己的那出“壮举” ,心里也一阵发虚。

 

“我可以的。”轰执意要收拾,这种事情,小心一点就可以了吧?

 

爆豪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手中的碗递给他,然后不放心地跟进厨房全程监督,直到轰颤颤巍巍地把碗全部都收拾好了,才放心下来。

 

好不容易弄好了这一切,轰就准备出门了,走到玄关时,爆豪叫住轰。

 

“喂混蛋……”

 

“嗯?”轰不解地回头看了看爆豪,爆豪手背在后面,似乎藏了什么东西,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种混杂了矛盾、别扭的神情。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好像耳根处还红了一片?

 

等了一会,爆豪似乎还在纠结什么,轰不得不出言催促。

 

“怎么了?”

 

被催促之后,爆豪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他从背后摸出一个黑色的便当盒,别过头递到轰面前。

 

“……给我的?”怔忪了一会,轰有些惊讶地问。

 

对上轰受宠若惊的眼神,爆豪有些不自在,他习惯性地反驳,

 

“拿着,我做多了,不想浪费而已!”

 

“我知道。”轰打断了爆豪的话语,和爆豪相识那么多年,轰完全清楚地知道隐藏在这些话语背后的真实,那是爆豪式的温柔,虽然很可能会被人忽视、被人误解,但却是真实存在的,一旦发现就会令人感到温暖的,珍贵的宝物。

 

“我知道的,但还是谢谢你。”



tbc.


评论(5)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