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中愉悦

【MHA/轰爆】同病相怜 10

*原作职英背景

*先婚后爱

*


10.


走进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来往的白衣人员形色匆匆,随处可见挂着点滴的病人步履虚浮地在走廊里游荡。不时身边还会路过几个推床和轮椅,一路吱呀作响,成为静寂的病区里唯一嘈杂的声源。


医院的空调总是调得很低,轰提着外形可爱的小盒子走在医院的走廊,寒意入侵到体内,让人不免发憷。

越靠近母亲的病房,他心情就越来越沉重。


母亲罹患精神疾病,长期住院和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一步步摧毁了她的免疫功能和器官功能,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感染几乎每两个月就准时报到。一次次的感染继续打击着她身体所剩无几的防御力,每次来袭,越来越猖獗的病原体与越来越无力的抗生素此消彼长,最终母亲的身体就在这一次次消耗中每况愈下。


这次是反复的真菌感染,用上了最昂贵的抗真菌药物两个月了,起初药物和病菌还能僵持。但这些天来,药物的作用正在衰退,母亲仍然是持续高热,肺部影像也是越来越糟糕。甚至呼吸和各个脏器器官都开始衰竭。


医生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告知他们病人的预后非常差,现在能做的,只有让她开心一点、舒服一点而已。

 

来到病房门前,轰深吸一口气,仔细将微笑挂到脸上,然后才推开门。可是当他推开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愣在原地。

 

轰母亲的病房是单人间,病床靠窗而放。青绿色的连绵山岱,紫蓝的天空,玫瑰色的霞光,悬挂在山边的金色光球,窗外的世界就像是一副浓墨重彩的风景画,美得让人驻足惊叹。


然而这不是轰焦冻愣住的主要原因,更美的风景在窗的这边。


夕阳的余晖斜照,为冷清的病房笼罩了一层温馨的光芒。母亲斜靠在床头与床旁的访客愉快地交谈,虽然虚弱,但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暖色的夕光映在脸上,眼睛似乎格外明亮,气色也显得没那么苍白。


床旁的那一人边与母亲交谈,边认真地削着苹果。逆光让轰看得不太真切,但这两人间萦绕着一种柔和、让人安心的氛围。

 

“……胜己?”轰不太确定地出声打断他们的交谈。


床边的青年听到这个称呼后,立刻回头,脸上还挂着来不及消散的笑意。


“你怎么来了?”面对轰,爆豪立刻恢复了他平时那副不可一世、桀骜不驯的挑衅表情。只是隐隐中似乎有些被撞破秘密的羞恼。瞒着轰偷偷来看轰冷母亲虽然不是什么问题,但爆豪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轰有些无奈,自己是母亲的儿子,来看她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倒是爆豪,什么时候变得和母亲这么亲近了?

 

在一旁看着自家儿子和他的伴侣互动的轰冷捂嘴一笑。

“胜己最近经常都会在下班的时候过来陪我,咳、咳咳……真是个……特别好的孩子。”


 “喂,妈妈!”爆豪似乎不太习惯别人这么直接地称赞他,他红着脸打断轰母继续往下说,脸上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脖子。


“哎呀,胜己就别害羞了,”轰冷温柔地笑着摸了摸爆豪的头,“偶尔也要将自己……咳咳……柔软的一面表露出来啊。“


爆豪在轰冷面前似乎收起了所有扎人的刺,被人摸头也没有太多的反抗,虽然脸上还是不情不愿的,但他只是将头歪到一边,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

 

 

“……哦。”这具有冲击性的一幕让轰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只能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爆豪和轰母和谐地互动。他心里有很多疑问想要问爆豪,但这些都是不适宜在母亲面前问的,于是只好将问题暂时按捺在心里

 


直到和爆豪一起离开,轰才有机会就将问题往外到倒。爆豪一出病房门就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将轰甩在身后。从以前开始,爆豪就有句著名的语录,“谁也不准走在我的前面和身边”,这些年来,不管在走路上还是其他方面,他确实也是这样贯彻落实的。实力强大的人有些无伤大雅的小任性小原则,其他人不但不会觉得他傲气,反而认为是魅力点之一。久而久之,别人也习惯了跟随在他身后。


“母亲说你每天都去陪她。”身材高大的轰焦冻迈开步子三两步就追上爆豪,与他并肩而行。


“…怎么?不可以吗!”提到这个爆豪还是有些难为情。


“不是,我只是看到你们相处的那么好,觉得很高兴而已。谢谢你。”


“……你不用谢我。我只是觉得,如果不能让你母亲开心的话,我们演的这一出戏不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吗?而且……”


剩下的话爆豪没有再说下去,但轰明白他想说什么。确实,母亲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两人都想到这一点,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来陪她。”沉默了一会,轰还是真诚地向爆豪道谢。爆豪能答应和他结婚就已经是帮了轰和轰家一个大忙了,他完全没有任何义务在累了一天之后的下班时间做这样的事情。


“啧,恶心巴拉的,肉麻死了!”爆豪真的很不擅长应对别人的道谢,这种场面下,他透出一种手足无措的慌乱感,于是只好双手插在裤兜,头看向别处。

 

晚风送爽,轻轻拂面,带走一整天燥热的暑气和一部分沉甸在心底的压力,让人心情舒畅。两人一起走在狭窄的人行道上,肩臂不免时时碰撞摩擦,裸露手臂的短暂相触带来了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情愫,偶尔视线交汇在一起,又很快移开。气氛有些粘滞,但两人却没有因此选择错开,反而步调也渐渐同步起来。

 

“……喂,我说,你刚刚为什么那样叫我?”


“怎么叫你?”轰回想了一下,不确定地问,“是说我叫你胜己的事吗?”


“就是这个!谁允许你这样叫我了?”爆豪气愤地向轰张牙舞爪。


并肩而行的方式虽然让轰很难看清爆豪的表情,但他侧过头时,爆豪蓬松的头顶和红得发烫的耳朵尽收眼底,毕竟存在着10cm以上身高差。


原本想告诉他理由,但看到这样的爆豪,轰不由得生出一丝言语上逗弄他的恶趣味。


“怎么?我母亲能叫你胜己,我不能叫吗?”


“不可以!”


“那真是抱歉了,我偏要这么叫,胜己。”


最后两个字被轰故意加重语气,配着这醉人的晚风和夜色,竟生出几分缱绻的错觉。


爆豪在听到这个称呼后,眼中盛出的湖泊明显泛起一丝涟漪,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你是想找死是吗?我不介意让你原地爆炸!”说完还作势要动用爆破的个性。


轰轻轻地笑着,然后把换称号的理由跟爆豪说了一遍。结了婚,是应该换一个比较亲密的称呼,不然可能会引起其他人的遐想。


“你也要叫我焦冻。”

“……焦冻。”


轰立即惊讶地停住脚步,他没有料到爆豪会这么干脆地改口。


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的爆豪恼羞成怒,“恶心死了,果然还是混蛋适合你!”


“再叫一次。”

“不叫!”

“再叫一次嘛。”

“去死吧!”


两人打打闹闹的身影逐渐走远。

天暗了,整片天空已经过渡成深沉的墨蓝色,只有远方的边际还残存一些暖色调的光,但也已经很黯淡。然而这并不会让人感到寂寞,因为道路两旁的路灯、车灯、住宅灯、建筑灯光都已经相继亮起,万家灯火,点缀着这夜幕降临的东京。


tbc.


*关于轰爆的身高差,之前我是按现在的官方数据设成6cm,但后来我发现轰爹有190+之后……6cm身高差完全不够了啦!轰轰190+,咔酱180出头,身高差有10+cm

评论(11)

热度(171)